匹城校友欢聚记

匹城校友欢聚记
谢思尊

尽管老天依然在下着白杨般的细霄,,尽管气温己降到华民五
度,?尽管匹兹堡滑溜溜的路面上布满坑洞,= 使车子寸步难移,但
所有这些都阻挡不了一颗颗温踵的心,几位校友和眷属依然如期
赶到沈府,前来参加浙大校友第三次大欢聚。
早在一九七七年伊城浙大校友聚会时5 由匹兹堡来参加的几
位校友茅于璋、沈子孝、马国均、郑宠、谢觉民、阙家龚等,就
约好以后要每月聚会→次。当时适因马国均学长替谢家后园设计
一凉台,竣工之后,命名为“马氏走廊”,所以第一次聚会便在
谢府举行。事后,马、阙两位为此还互相唱和一-苔,以资纪念
〈诗附后〉。
十月中旬F 第二次聚会,适丁时范优俑西游, “驻阵”马公
馆,大家为了慰劣’ “夷务大臣m 这两年来的辛劳,因此星期日中
午就在马家举行欢宴,每家各带一菜,予“大臣”以一片热烈的
欢迎。马府在匹兹侵东郊,亭园宽广,花木成眩,坐在室内,可
以欣赏后园的丛林和前院的雏菊,胸中有无比的舒畅。席间,马
夫人献出自种的蔬菜,更令人齿颊留香。大家都高兴至极,评东
论西,高谈阔论, 笑声此起彼落,很有点象旧式茶馆里的情调, t
热闹非凡。加上浙大校友又都有一副天生的好嗓门,每当聚在一
起时,便又叫又笑,又拉手又拥抱,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似乎在
比赛嗓子似的,但猜猜看是谁得了锦标。
曲’翼vt
只可惜ir!J 醉饭饱之后俨τ学’长回路途遥远,乃匆匆打追回府
去了。不过大家却舍不得离开,仍赖着不走,马兄一壶壶的茶泡
来,马太太则指点女将们的强身之道。爱于两三年前,她曾一度
腰骨疼痛,身体很弱,虽经医生治疗,但总不能痊愈二后来有人
传授她一种内功运动,自此之后,即身心强健,百病全淌。; 因
此,这位菩萨心肠的女主人,怀着“众生有病我亦病m 的,tJ惋
每次见到友好身体欠佳时,使传授两招秘诀,现在阁家冀便是她
的高徒之一。这、次聚会直到夭黑时才尽兴-而散,并约好第三次在
沈府举行。
一九七七年的冬季来得特别早,年终之际即有大风雪,年初
更变本加厉,使得校友聚会)再延期,结果还是定于一月二十九
日中午举行。
这是一场大风雪的后T夭。沈府位于匹城南郊,距马斗甜两
家很远,平时开一小时辈子即可到达,这天连“五行博士纷马’因
均都毫无办法,说是地面结冰,不能''土逅”,车子只能蜗牛式
前进,开了两个半钟点,倍总算夫家都平安到达。、叫
每次聚会时都说好每家各带一菜,但这次大家客气,说要替
谢、阙两人远游归来接风,- 不要他们带菜,而主人沈家却做了四
道菜。沈太太是烹调高手,她经营了一个餐馆,名“上海园”,
自己掌厨,生意极好。这时5 只见她穿出穿进,不到一小时功夫
就将莱全部做好,连自命做菜还不错的沈子孝学长都帮不了忙,
只好在一旁做个饭馆杂工。她就象个魔术师,连罐头食品,经她
双手一摇,揩碗布向空中一甩,就是一道色香味俱佳的好菜。一
盆丢在藕粥,要不是她自己说“那是罐头里面的”谁也不会相信,
害得“一日不食甜品,人生就觉乏味”的阁家寞,吃了一碗又是
一碗,直到肚子胀得不能走动时为止,
席中谈锋最健的是谢觉民学长,只要他话匣子一打开,就象
黄河决口似的,洪水滔稻草泻千里,任何坝、闸都阻挡不了。他
气愤填膺地说,前天有个聚会时,某教会学校出身的人连“浙
大”与d之大”都分不清。所以他曾三番申斥,并引经据典创说
明浙大在国内外各科各行里所占的重要地位和贡献,但某校却没
有.他这番话深得在座的浙大“女婿”、中大毕业的汤埔孙博士
赞同,只见他在那儿点头点腑,报嘴而笑,因为“中仲、“武”、
“浙m 当年原是兄弟之邦@
这边,女士们又在读强身之道。茅於窍i学长学药,是此间学
生会的医药顾问,郑太太服务医院,两人算是同行,谈得很投
机,而马太太看到谢太太时,又总要传授点秘诀,再教他两
招,
座中最沉默寡言的是郑宠学长。他是绍,兴东关人,温文儒
雅,三十年来乡音未改,一开口就使人想起坐故校长的口头禅z
“这个的话,这个的话”,好久未听这种声音了,使人一方面有
亲切之感,一方面又钓起往事,引来?段费愁。
欢乐的时光总感觉过得特别快,一下?就到午后四点多立,
窗外老天在吹风撤雪,得趁早回家为钞。, 大家约好,下?次等春
眼花开的时候再聚会吧:汤、郑两家都在抢着做东,我们且看谁
能抢先吧1 叼. ‘ .. ,.
附诗两首


偶为觉民、家莫学长设计新添走廊,落成即兴
马国均
江左风流今胜昔, 一门求是两文紊平!脐!
忘怀得失身常健, 满腹经纶品臼高。》
有兴何妨轻着墨, 无涯难逐善藏刀。
长廊夜月凉如水, 曾照泪潭浅浅祷。
FRE青
国均学长为舍问后园设计凉台,竣工之目,欢
宴亲朋,戏名为“马氏廊”
阙家龚
西园夏至尊裁忙, 小筑近添马氏廊,
腊月当空欢野宴, 清风入座散芬芳,
背年潭畔交新友, 今日:灯前话旧乡,
斗转星移人事变, - 凭栏犹似在潇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