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如梁上燕 年年常相见

愿如梁上燕 年年常相见
徐守渊
*作者一九三八年浙犬农化系毕业,在美国获农业溥士学位,历任美
国约翰纳农场主任化学;邸,威恩哥拉斯·金封牛奶公司技术经理, 已退
休,现在美国新泽西州。

今天是母校浙江大学八十五岁生日,全国及海外的很多校
友赶回母校祝寿,上万师生同聚一堂,我们把时光倒流几十年,.
使每个校友重温当年的旧貌,- 这似乎古今中外的大学都很少见,
凰然不能说绝后,盛况至少是空前的。
我们知道京戏里有个薛平贵,他失落番邦才一十八载,就忍
不住了,便催马加鞭回转寒窑,探望他的“爱人”王三姐。我们
海外校友,失落“番邦”已经三、四十年了,那怎么办呢?催马
加鞭是没有用的,只好赶快乘民航747 喷气飞机回到杭州,探望
我们的“大众爱人”一一浙江大学。
-:九七九年,母校刘副校长率领七位教授,一行八人来美访
问,我们兴奋异常称他们为“八仙过海”。路过纽约区,我们欢
迎他们。在欢迎会上,刘副校长说z “假如海外的校友如同嫁出:
去的女儿,那么我们的访问团,二就是娘家派来探亲的。”这话一
点也不错护照此说法,我们北美校友这次回来参加校庆,就是女
儿回娘家了。依照中国的习惯,女儿回娘家,况且家有1喜庆,i多
多少少要带点小礼物,不管怎样小,都不要紧。所谓“千里鹅
毛”,那么万里呢,万里就变成鸭毛了。因为鸭毛温路,Jt很敏
感,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北美校友也很敏感,且在母校
,这是浙大北美校友徐守渊先生一九八二年四月一日在杭州举行庆祝
浙大建校八十五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标题是编者加的。
八十五周年校庆之际,大家私人揭赠母校一点小礼物一一小型电
脑,它是美国著名的休莱特·派克德公司最新出品。寻享有凑巧,
所谓无巧不成书,这个电脑的名字叫“HP85”,好象专为庆祝母
校八十五周年校庆而命名的。因为它的电子部分多用微型集成片
做成,非常小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但五脏俱全,还是
五味一体。它将控制机、键盘、萤光屏、印刷机、磁盘都放在一
个单位主,又非常方便。它主要设计对象为科学和工程的汁算,
但商业、农业、医学、研究、操纵、编目、排版以及绘图、唱歌
都行。因为它设计新颖,美国政府对苏联及若干卫星小国都是禁
运的,所幸中国不在此限,因此,我们能合法带回母校。我们捐
献的校友,希望这个小礼物对于母校电予计算机系能有所贡献。
首先启发教育,进一步能参考制造,最后再推广普遍运用,甚至能
.使四化写在扫完成,那么,我们这点“万里鸭毛’就感到十分温暖了。
关乎捐赠这个小礼物,还有两点小事,顺便报告一下。第一
点,就是→九三六级机械系许邦友学长, ’对这种礼物的捐赠无论
是出钱出力都是最多,他的公司里买了十架HP85 电脑,非常满
意,竭力推荐,并由他先将这部电脑买下,然后再由校友乐捐,
所以大家非常感激他对母校的热爱〈鼓掌〉。第二点,就是所有
捐赠的人,包括老浙大的文理、工、农二医的校友在内。我们听
说现在浙大J 抗大、农大、医大在学术上和图书仪器上都有合作
交流前计划,所以希望合作交流也包括这个电脑在内。
·最后,大家知道我们浙大才女幌家,每学长, - 曾经将名诗人冯
延己所仰的“长命女”词,修改了几个字,二成为北美校友会年会
“永久祝词”,现借用作为今天向母校校庆队的贺词,因为现在正
是春天,昨晚又承校长们盛宴,喝了酒,- 刚才小妹妹、小弟弟又
唱了歌,所以i今天把它借用一下,词日ι “春日宴,绿洒一杯歌
一遍,再拜呈三愿,一愿浙大千岁,二愿挠友常健,三愿如同梁
上燕,年年常相见。”谢谢大家。
校庆去来
/入片·、辈, 何·、τ l fi
失落“番邦”已经三十余载,别离母校更超过四十多年。母
校八十五周年校庆早已喧嚣尘上,怎能不叫;人心向往之呢?校友
冯绍昌、楼宝松、郑国荣夫妇、钱家昌夫妇、梅仪日召中梅仪芝、
沈静真、徐气于洲、泣运南等一行十二人, , 由冯绍昌凡领队搭乘中
国民航机飞返杭州,去探望我们的母校浙江大学。我们暂时抛下
那“三十功名尘与土”的工作,开始这“八千里胳云和月”的旅
程。飞机于一九八二年三月二十五日由纽约直飞上海,包机三
转,已达万尺高空,这是我毕生第一次乘坐中国人自己驾驶的国
际航机,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经过十八个小时飞行,暮色苍茫中远处万家灯火, l 隐隐约
约, “好象群星闪灼,·都不就是世界第一大城市上海吗?啊!多年
不见,我们已到了祖国的第一站了。睡态朦胧中,降大了眼睛,
证实并非梦绕。下午八时半巨机徐徐降落虹桥机场。-我们在机上
整日“高卧隆中”,下机后仍觉腿酸脚软,一步一趋地走入候机
室,早见吴沈纪学长亲自带领了-批中旅社外办处的同志来接
机。多年不见的吴学诀,想当年,浙大校友在国际饭店欢迎堂校
长,他为国际经理,少年英俊,而今虽两鬓微霜,风度依然,和
蔼可亲。加上中旅社的刘华等同志和浙大外办主任彭孝章同志专
程由杭来沪迎接,并办理我们随机带囚的电脑免税进口手续。他
们竭诚招待,耐心周到。虽然场外细雨寒风,然而每个人的内心
深处感到无比热情和温暖,这何止“宾至如归”呢?下机后,我
们下榻和平饭店,那就是当年黄浦滩头顶顶大名的“金顶沙逊大
庭”,虽经多年风霜侵蚀,徐娘半老,气魄犹存。服务员的礼貌
和态度,都使旅客们满意。在上海,除探亲访友外,最可贵的一
天,就是三月二十八日上午承上海浙大校友们的盛情公宴,席开
四桌,饭菜之丰富和精美,不在话下。当然醉翁之意并不在酒,
而最感人的一幕,是数十年不见的老同学,相见不相识了。怎样
形容呢?只好说z ''乍见翻疑梦,相惊各问名”!
在上海住了五天四夜,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时正,铁路局挂
了一节浙大校庆专车,浩浩荡荡,由沪开往杭州。沪杭火车对我
们来说比较熟识,当年学生时代,每年寒暑假期不知来往多少
次,沿途景物记忆犹新。可是,从前铁道两旁多是茅蓬草舍,而
今工厂楼房毗连,不但工业普遍,并且据告农村也渐富有了,这
不就是旧貌变新颜吗?
三时半,车抵杭州城站,承母校儿位热情校友王启东、朱祖
祥、赵明强、缪进鸿诸学长和那位能予的侨办彭孝章同志来始相
会,同登一辆大车呼啸而去。车过市区大街小道,所见之处都是
一片欣欣向荣气象,杭州也变了啊!最令人陶醉神往而紧张的就
是那“失恋’y 已久的“大众情人”-一西予湖,她还是那么美丽
动人,秀色可餐。
车过白堤,正是春光明媚,夹岸垂杨,随风招展,而人面桃
花,映红依旧。啊!西子湖呀,世界上还有什么湖山比你更美丽
动人呢?没有。一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尽量抓住这千载难逢
的镜头,希望能多看一眼为快。半小时后?车抵浙大招待所-一
校友大楼。楼高三层,日夜赶工,我们抵达杭州之日,刚是大楼
搭成之时。于是,我们便是该楼第→批被招待的旅客,不,是校
友,稍事休息,当晚便承浙大领导刘、王、杨、周各副校长们盛
情设宴招待,席间热情与杯酒交流。其中一段难忘的史料,就是
我们从杭州下火车起,登入校卒,车内高谈阔论,抵达校友大
楼,以及校长们亲在各房间探间,乃至盛宴时的碰杯等等,每个
镜头都由校方电视流动队摄入电视录像带内,在市内、省内以及
北京中央电视台播放,我们受宠若惊,浙大的“母爱”太伟大了,
“游子”将如何报答这“三春晖”呢?
这次参加校庆的最高潮,当然是四月一日下午二时的八十五
周年校庆大典。参加的校友包括海外各地和国内各省, “级别”
上下六十二年( 1920一-1982 ),连校内师生总共一万二千多
人,大多数同学在国内,多是一别三、四十年未见一面。」~J 多
人参加校庆,有哪个大礼堂可以容纳呢?只好偌大操场举行了。.
.这次校庆还有一个历史性的大会合,那就是浙大、抗大、农六、
医大四校联合举行,把旧日的兄弟姊妹合聚一堂,多么温暖而感
动啊!他们本是同根生嘛!
大会程序总共不过两小时, ‘ 但是每分钟都是紧扣心弦。首先
由刘副校长致开幕词,说明校庆的重大意义和八十五年浙大池荣
历史以及前途展望,语重心长。其后由省领导致祝词,再后’由母
校老教授苏步青和王国松老师训词。他们都是八十以上高龄,桃
李满天下,所以大家曾称他们为苏老、王老。但是,他们一点不
老,不但说话声若洪钟,表情也气吞山河,全场频频报以热烈掌
声。再后由北美校友代表冯绍昌学长报告北美校友会成立经过,以
及对母校连络与发展前途的寄望。接着即为本人报告北美若干校
友捐赠母校校庆的礼物-一小型电脑的动机过程。校庆典礼中最
动人的一幕是浙大附小学生们的歌舞祝贺= "爷爷们,奶奶仰,
祝贺!祝贺!敬礼!敬礼!”怎么?浙大第三代孙儿女也已在准
备发扬我们的求是精神了。求是永恒,浙大万岁!小弟弟、小妹
妹的歌舞纯真甜美,令人感动脉腑,使我们在吉日欢笑中引出了
快乐的泪水。
在校庆的晚间,有文艺晚会,校友们要求本人作“电脑视
贺”表演,所做的节目就是由电脑将时间倒流到八十五年以楠,
即一八九七年的今日,电脑即当场画出一张1897·年4 月份日历,
并且写出“敬祝浙大85周年快乐”祝词。最后由电脑报告时间,
并且唱了一首小歌。接着,由在校同学们表演各种精采歌舞,并
由浙大乐队演奏了“大不自多,海纳江洞”的歌曲。
校庆活动除作各种学术报告和座谈外,还来一个“四校”@走
马游。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尽情欢乐之余,就主要准备再
唱辅歇了,因为每个人都还有“明日隔山岳”嘛!这次回到母
校,不,是回到“娘家”,实在感慨万千。刘、玉、杨、周、
朱、江等校长们的盛情接待,浙大外办大楼以及校内各处同志、
同学们热心、周密、有效的服务,还有那小施、小王、小林? …··
等,可爱的笑容,都是不可磨灭的记忆. ! 至于校友间的真情, 流
露,似乎更没有适当字句来形容了,只好套着刘丹校族的一句
“见证评语”。他说z “我看见多少久别重逢的同学们,在见面
后抱着打滚·…··。
最后的结语就是我们这次回来,发现“娘家”没有一个人不
是亲爱的,我们只好说z “ OhtThe Good Old Alma Matert”
〈啊!我的好母校啊!〉
附日记、
四月二日,学术报告和老教授会见校友。
主午,,学术报告,分数学、物理、化学、光学仪器、电子计
算机、无线电、电机、土术、化工、机械、生命科学、热物理、
①“四校" E汪浙大、抗大、农大、巨大一一编者注。
力学、地质、管理工程十六个分会,分别举行,共有科学诠文二
百五十八篇。因时间有限,.每人只有十五至二十分钟报告,且不
能详细解说,但也可得一概念。整个上午,每个参加的人穗不折
不扣地浸润在学术的气氛中。
下午,老教授会见校友。老数授如苏步青、李寿恒、王国松
诸先生,都年过八句。他们的门墙桃李,何止千百,春风化雨,
更何能忘怀。几十年不见,相会后又何止握手言欢,简直是“疯
狂”了。开心至极后,多少人都在偷抹泪水。中国人之所别于西
方人者,是有尊师重道的美德。想当年,老师们也都受尽了“四
人帮”无辜的折磨,未料到还有这样师生大团圆的一天,使那创
伤的老怀再重新受到人间温暖的滋润,
四月三日,参观和校史研讨。
上午,参观杭州药厂和丝织厂。因为北美校友都有个人的约
会,大多未能参加,只有少数眷属去了ρ 回来看见她们夹了一大
包药品和织锦刺绣之类,兴尽而归。正! .
下午,校史应谈研讨会。很多北美校友参加,每人发了一本
《浙江大学校史稿》,共分六章,作为参考。首先报告校名的
更易,从一八九七年求是书院开始,一九。一年改为浙江求是大
学堂,一九O 二年又改为浙江大学堂,一九O三年再改浙江南等
学堂,一九一五年易名为浙江高等学校。而后一九二七年成立国
立第三中山大学,校长蒋梦麟先生,并将原来的工专、农专分别
并入大学内为工学院、农学院,直至一九二八年四月才正式成立
浙江大学,同年七月,又加上必国立”二字。抗战八年,从一九
三七年十一月,浙大西迁建德、舍安、泰和、宜山,至一九三九
年十一月,抵达遵义, ? 此后才有七年定居。这个大迁移历时三
年,辗转万里,艰苦备尝,直到抗战胜利后,一九四六年九眉,
才由遵义迂返杭州。本拟重建校园,再图扩展,不料战后物价飞
涨,时有断米断薪之忧,然仍继续奋斗,以迄一九四丸年五月抗
州大局变更。至比浙大有文、理、工、农、医、法、师范七个学
院,二十个研究室,毕业人数从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二八年为i十七
人,?到一九四八年至一九四九年为四百五十八人。全校学生人数
从一八九七年三十人,到抗战前一九三七年卡月为六百三十三
人,一九四一年为二千二百四俨三人。、而今〈一九八一年〉浙江
大学有十五个系,七个研究所,八个研究室,全校教师一千六百
人i 学生八千五百二卡八人,想当年,我们读书时〈-九三四
-一一九三八〉学生文、理、工、农不过六百多人,大楼只有一
座,而今新大楼十座〈农、医、抗大尚不在内〉,比过去超过十
倍以上。参加校史讨论会后,回到招待所房间里,翻开新印的浙
江大学画册,内心有说不出来的感觉,母校在突飞猛进中。
四月四日,游览瑶琳仙境。
母校备大客车一辆,北美校友及眷属由副校长王启东学长及
外办彭孝章同志陪同,浩浩荡荡,来到瑶琳仙境。官距杭州九十
公里,位于浙江省桐庐县挠内之富春江畔,与严子陵钓台~桐君
山构成三足鼎立,是山、水、洞三位一体的游览区,水陆两路背
可到达。
瑶琳仙境早在唐宋时期就有人游览。宋诗人柯约斋曾作七律
一首s
仙境尘寰咫尺分, 壶中别是一乾坤。
仿佛梦疑蓬岛路, 分明人在武陵村。
风雷不识为云雨, 星斗何曾见晓昏。
桃花洞口门长掩, 暴楚强秦任并吞。
这首诗仍然刻在洞内三厅芝石壁上。后来因通道发生变化,
.洞口被堵塞了,从比与世隔绝,所以我们在浙大读书时,并没有
听到有这个仙洞。{吕洞门虽堵,仍有一小口,当地人看见一到冬
天,满外寒冷,洞内热气向外喷出,衬民称为“妖气”,并用石
磨棋满洞口,挡住“妖魔”。后来在一九七九年九月重新开掘,
桐庐县委领导,以矿灯火把挖迸洞肉,并装置彩色电灯,’修砌苟
梯扶孚,从此不但仙洞与世人重见E 并且开辟了一个新的旅揩胜
地。整个溶洞的面积有二万八于平方米,全长二华里,共分为七
个洞厅。开放游览的只有四个厅,从进口到出口,只有一万六千
平方米,游览路线一千一百二十米,其余三厅向待开发。
洞内奇景颇多。一进洞口就听见水流潺潺,这是地下水道.
上面人工铺盖石头曲桥,过桥即入仙挠的前斤。厅底有个五十多平
方米的瑶池碧水。穿过走廊,有一个石门,叫迎仙门,门的两旁有
狮头象鼻石块,称为“狮象迎宾”。再穿过石门,忽然开朗,进
入第一大洞大厅,厅内钟乳石笋累累,奇形异状,美不胜收。再
前行,便见一片银河飞爆,此乃含碳酸氢钙的溶液,流经岩石阶
梯而成固体瀑布,远望犹如银河, 、但其上确有凉凉流水,加上五
色灯光反射,好象彩云玉带,卧波长虹,美丽无比。过此更有蓬
台帷幌、漳州华表,这是多年点滴之大石笋,其上有如九龙盘
绕,经估计总有一百万年。此后一路钟乳石笋不绝于途,象玉宇
琼林、灵芝仙山、玉藤倒授和石蛙欲跃等奇景。再前行,就进
入二厅,高低起伏,九曲回肠,往前面看去, “山穷水尽疑无
路”,转个湾儿,便成“柳暗花明又-村”了。来到三厅,是所
有厅中最大者,面积有九千六百平方米。此厅视线又最广阔,近
视远眺两相宜。登上“四望台”, ! 能统览三厅全景,其中最大否
笋群,号称“三十三童天”。自入洞后,目睹瑶琳仙挠、琼楼玉
宇、广殿云宫,又耳听“红衣仙女”〈导游〉朱唇纷解,玉臂贩
挥,天上人间,乐而忘返,大家异口同声不虚此行。
四月六日,十景尽日游。
早餐后,即包车先游十景。一路平湖秋月,直到柳浪闯莺,
都是风光依旧,景色迷人,好不开怀。
四月十三日,北京之放。
北国风光,虽然无桃红柳绿,却也樱花’遍地,报知春到人
二闷不知何故天气还较江南温暖,
. 在北京除游览宫殿古迹外,对校友会来说,最重大的节目是
·报家浙大校友欢宴北美校友。四月十六日,大家欢聚于友谊餐
厅,、席开四桌,宾主尽;东南之美,说起:话来二仍旧叽叽喳喳, ? 江
浙口音居多b‘ 哟,我几乎忘了,这是旅京浙大校友欢迎北美浙大
校友的聚餐呀!他们本是在浙之漠的啊!当然还是乡音未改嘛!
一别数十年,又要“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日容”了。餐后,再拍
照留念,由成叔伟学长之大公子主持。这里又想起同学之可贵可
亲”走遍天涯,无论何处只要碰见同学,不管认识与否,都有想
不到的热情和温暖。君不信,这次在北京碰见了戚叔伟学长,他
是一九四五电机,无论是班别和年级,都差距很远,根本不棍
识,可是一声浙大,双手相迎,亲热无比与我们一行七人’来到北
京,.从车站行李,到旅馆食宿,他无不尽大力,帮大仗,直到一
切安定妥当为止。元弟手足,不过如此,特志而深湖之。
四月二十一日,启程返美。
在北京住了五日,不外探亲、访友和畅游,今天为归国最后
一天,也是启程返美的日期。一别三十二年,第一次归国,匆匆
而来,又姗姗而去.母校重聚,故国神游,到此不禁黯然。天阴
气清,万里无云,上午十肘,上了民航巨机,腾空后,地面清晰
τ可见。俯视北疆,冈峦起伏L 长城内外,惟余莽莽。黄洒一衣带
水,滚滚东流,‘看这一切,不尽耿耿于怀,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蓦然间,默念了一句s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一颗泪
水,已从眼角上滴了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