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大陆校友欢聚

回忆与大陆校友欢聚
谢汶
,作者一九四0年浙大土木系毕业,美国田纳西河流域区水土资源开
发总局工程师,已退休。

一九八一年,我到上海时,正是阳春四月、奋暖、花开的季〈
节,接待我的学府是国立华东师范大学。在该校执教的母校校友
约有二十余位, 其中副校长兼地理系主任李春芬教授〈一九三
六〉、河口海岸研究所主任陈吉余教授,( ..一九四五〉、何满生讲
师〈一九六二〉,与残经常晤面,行政职位高的要算是施乎学长
〈一九三五肆业〉,是党委书记。在师大的浙大校盔甲日缺乏
联络,在一次惜别会上,我很高兴与母校多数校友见面,\ 我想,
假定因我到中国讲学而能促进母校校友似的联系,这实在是件喜-
事。
记得我在上海时,另外还有母校校友会为我洗尘与钱行的大
聚会,承吴沈纪(一九三五土木〉、:顾振军〈一九三八化
工〉、谢承范〈一九四O 化工〉事先周到的联络与准备生使-
多数校友能来相聚见面,我特别感激。到会人数很多,我能清楚
记得的,有徐幼初(一九二九电机)、沈混〈一九三O 电p、
机〉、姚卓文〈二九三O 电机〉、王州$(一九三二化
工人沈鼎三夫人〈一九三二化工人朱承业〈→九三三电
机人屠达及夫人〈一九三四土木人吴沈忆及夫人〈一丸三
五土木〉、钱启时(一九三五电机〉、j版振军及夫人〈一九
三八化工〉、谢志公〈一九三八电机〉、谢承范〈一九四0
化工〉、徐嘉蒜(一九四O 化工人吴延培及夫人(一九四
0 土木〉、徐伊伯及夫人〈一九四O 土木〉、何善良善及夫人
姚凤仙《一九四一均化工〉、李象惠〈一九四一饥械〉
等。我们第一次相聚的地点,因吴沈纪学长〈现任同济大学教
授〉事先特别联络,能在一个很幽静的高级大厦中举行s 第二次
由顾振军学长〈现任交通大字教授〉的接洽,能在交通大学外宾
招待所餐厅相聚。这两处的菜肴特别佳美,设备与招待又极周
到。我们大家在…起相聚良久,亲切交谈,酷似一家人共聚天
伦。显然岁月不饶人,多数校友均已鬓发苍苍,但每个人不禁感
觉到“求是”校训的火焰仍在内心燃烧。他们愿望明年母校“四
→”校庆节,能看到更多旅美校友学者与专家回去讲学,团聚庆
祝,同样地校友们内心亦期望有机会在他们有生之年二能够来美
参加校友会年会,他们十分关心年会举行的时间与地点。飞我尽量
把过去开会的情形告诉他们,大家都很高兴,期望旅美校友会负
责诸于事,能给予他们必要的援助与支持,
我从上海到武汉转宜昌, 飞再往郑州又到三门峡,在考察长江
与黄河水利工程建设的一段时间中,亦遇到母校校友多位。由于
相聚时问短促,除讨论工程问题和交换意见外,无法有餐叙私谈
的时间。后来,我又到北京、天津、再南下安徽合肥,每·到一地
都遇到母校同学。他们在百忙中抽空请假来看我,有的是趁夜晚
之暇前来旅馆长谈,情绪热烈亲切,每谈往事,历历如绘。在我
所遇到的母校同学中,多数均在抗战时期大家同甘苦斗共患难中
长成的,由于时代及政治环境的剧变二可说每一个人都有一篇辛酸
而值得自傲的历史可说。为此,大家一见面,侃侃而谈,真象兄
弟姊妹,很自然地在情感上发生出交响共鸣。本文因篇幅限制,
不能将所遇见的情况一一报导,兹择要把他们的姓名记述子后。
我有他们在j地址与电话号码,在美校友如有与他们联络的必要,
欢迎来信。
母校国内校友,在教育界、科学界、工业建设方面,都有相
当高的地位。他们不仅为今日中国的中流低柱,更由于他们的心
志是“求是”的,是和平的,我遥视他们的事业将开出更灿烂的
花朵。
附录除前述上海区以外所见学友名单z 马君寿(一九三六
土木〉、陆钦侃〈一九三六2土木队赵人龙〈一九四O 土
木〉、刘j崇尧〈一九四一土木〉、吴祖光〈一九四O 电
机〉、阳章(→九四O 土木人朱鹏程〈一九四一土木〉、
陈益媲(一九四一·土木〉、张哲民〈一九四0 土木〉、董维
宁〈一九四0 土木〉、董维良〈一九四二土木〉、解俊民
〈一九四一史地〉、王葱£一九四三史地〉、周森康〈一九
四三土木〉、沈鹏程〈-九五二土木〉、钱家欢〈一力J!IUQ;
土木〉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