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恩婿”萧庆云博士

浙大“恩婿”萧庆云博士
孙振堃
本作者一九三九年浙大外文系毕业,现在美国加里福尼亚洲。

济Jt 云和t~ ~· L: )主姚慧英学姐的夫婿,对母校西迁江西泰和颇多协助,他于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安息在主怀中。
我和姚慧英学姐因为不同系级,在校时并不太熟,可是离校以后却成了知友,无话不谈,情同手足,对她家中的情形颇为洞悉。原因是这样的z 毕业以后,各奔前程,那时正在抗战中期,我经济不裕,希望能搭一便车去昆明,听说慧英在贵阳,她的夫婿萧庆云先生当时任西南公路局局长。我和慧英交情不深,先写一封信去试试, 着她能否帮我这个仗。随即接到她的复信,非但允我所谓-,而且还邀我到她家去住几天再动身,真使我喜出望外。于是我就搭上货车,坐在司机旁边,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
后来,我去重庆交通大学教书,那时萧先生在重庆任全国公路总局局长,慧英也在重庆,我和杨霞华学姊便常常到他们的公寓里去过宿畅谈,他们在重庆生的两个孩子,我们都拖过。一九四七年冬,慧英带了三个年幼子女又相我一同乘船来美,届时萧先生己先在加拿大了。我因为在国内外数十年来与萧府关系甚密,所以对庆云先生的为人处世有根当的了解。现在把我所知道的几点写在下面。
学历和经历
萧先生是江西泰和人,三岁号是母,十五岁丧父,幼时在乡下私塾读书,后来得到他在沪叔祖的帮助,遂去沪就学。十七岁开始学英文,经过几年的苦学,考入清华大学,于一九二四年毕业。接着便得庚子赔款而来美国加省理工学院读土木工程,毕业后又在哈佛大学得硕士( 一九二六〉和卫生工程博士学位(一九三0)。
萧先生在哈佛大学毕业后,得到洛克斐勒基金的奖学金去欧洲各国考察卫生工程。回国后,在上海市工务局任科长〈浙大曾聘他为工学院院长,他未就〉,后来在交通部工作,历任江西公路处处长和西南公路局局长等职,最后升任为全国公路总局局长。他出席过联合国多次会议,是运输交通委员会的中国代表。
一九四七年至一九六九年间,他任采购团的交通部代麦,先两年在加拿大,以后都在美国,到一九六九年退休。
对国家的贡献
抗战期间, 萧先生对西南、西北各省人员和民用军用物资的运输,以及公路系统的规划建设,有着重要的贡献。胜利以后,成千上万的内地居民,绝大部分均靠公路回乡,那时萧先生任全国公路总局局长,由于他的领导和安排,大家平平安安的归去,连一次车祸都没有。为了酬谢他对抗战的功绩,除中国政府颁给奖状外,美国社鲁门总统还在一九四六年颁给他一枚自由勋章,这是美国政府所颁发的公民最高荣誉奖,不容易得到。据慧
英最近告知,这枚助章没有带出来,在大陆“文革”时遗失,萧先生总觉得可倍。去年,他患肺癌,他的幼子锡定欲娱亲心,乃致函白宫要求重颁一枚,居然被他达到目的,非但补发一枚,而且还寄来影印的原来公文。在去年美国国庆日,锡定取出呈与其父,萧先生之惊?~:和其子的孝心, 可以想见。
喜结良缘
慧英姊与穿了先生的妹妹是初中同学,且系好友,那时建英常常去萧家,所以,他们已有长时间的认识了。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他们在贵阳西南公路处的大礼堂结婚,婚礼以后有“三蝴蝶”的歌舞表演,歌词中因有“快乐逍〈萧〉遥〈姚〉”之句,所以他们后来所生的七个孩子,都以快乐含义为乳名〈融融,陶陶,怡怡, 欣欣,乐乐,悦悦,欢欢〉。
萧博士和慧英姊的七个子女是值得我们羡慕的。他们都受到好的教育〈最低的学位是硕士〉,在校时,个个成绩优良,名列前茅。现在每人都有成就,有大学教授、医生、工程师,最小前公子明年也可得博士学位,前程无量。而且他们都心地善良j肯帮助人,对父母又孝顺。
对浙大的慷慨帮助
抗战时,日军步步进迫,浙大几度西迁,先迁浙江亮孟德,后又须迁校, 空校长和胡刚复院长去江西公路处借汽油、租车辆,那时萧先生任江西公路处处长,慨然应允,并随即问起有否找到校址,竺校长说正在寻觅中,萧先生便提起他的老家江西泰和上田村有不少房晨,是他祖先留下来的,但年久失修,只要修理一下,可敷浙大之用,并允免费借用,于是就陪同竺校长‘”Ii ;I栩院长赴泰和勘察。竺校长看后甚为满意,所以浙大就在萧博士的老家江西泰和上田村安定了一个时期〈慧英姊就在那里毕业的队在
那兵荒马乱之时,浙大能在那世外桃源的上田村萧府弦歌不;况真得感谢萧先生所Jif,} 予的恩典〈因为他是慧英的夫婿,所以拙文均标题称他为浙大jJ, [ti哥儿
高尚的品德和情操
上面说过,我在泛注二时常到萧家去,那时,以清先生的地位,上下班大可用公家汽车接送,但他妥为公家节省汽油,就改乘人力车。那时萧府所住的公寓是在两路口重庆邦,从港口到他家有?小坡,我发现萧先生因不忍见其车夫费力拉上坡路,一到港口便下车步行回家,这种爱护劳苦人民的精神,实使我敬佩不已。
在他公路局长任内,曾为公家节省数百万美元,涓滴归公。如果有人以为萧博士的官职不小而享受着丰衣足食的生活,那是极大的错误。我去他家无数次,其清苦情形,为我所目睹。他真可以说得上是两袖清风。例如,他们在重庆卧室里的棉被都是硬硬的〈一定是棉花,而不是丝棉〉,冬天只烧一个小小的炭炉取暖,后来到美国,听说有时到月底只剩下五元现金。他们的孩子,小时候个个都做零工,送报、割草、铲雪、泊漆、看顾别人小孩等等,以增加收入。要不是慧英姊在美国公司做事,孩子们半工半读,并有奖学金补助,要维持他们这个大家庭生活,而且每个孩子都受到高等教育,真是谈何容易。
退休后的生活
萧先生在六十九岁时退休,从事写作,已有《银泉随笔》,一书出版, ; 还有《银泉随笔二袋, 》尚在台湾初校付印中,可惜未及在他坐前寄来,不能目睹比二集问世。从数年前起直到去世前五月,他在就医治狞中,每星期在二次去老年人中心教太极芋,造福老人,数年来很受学生的爱戴。在追思礼拜时,学生们都来向他致最后的敬礼。他对于国粹十分珍视,并希望子女孙儿辈不忘祖国文化,去年在病中每星期日还为其子女婿媳们讲中国历史,这种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佩。
在我一生认识的长者中,最钦佩的有四位,即张师其昀博士、竺校长、J®i 孟余先生、萧庆云博士。他们立功、立德、立言和爱国齐家爱人的精神,使我十分景仰。今四位均已作吉。萧先生虽已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功绩和他的为人处世,将永为我们所怀念。在浙大校史中,恐有一页记载母校西迁江西泰利的,此乃萧先生对浙大之恩及功,凡我浙大校友均应向庆云学姊丈致敬!.
今写这篇拙作, 1师表我对萧先生的思慕哀悼之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