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周厚复教授

悼周厚复教授
郦坤厚
*作者鲁平:王牛犬化学系主任、教授,已故。

周厚友先生,字载之,一九三三年由法国、德国留学回国。
其时,我在浙江大学任化学系主任,由友人何增禄教授的介绍,
请他担任有机化学教授。浙大化学系虽然比较后进,但由于纪育
渔先生做了几年植物的研究,有机化学方面的设备较为完善。纪
先生随应长恭先生进中央研究院化学研究所,载之先生就补了纪
先生的遗缺,除了讲授两门课程外,还要指导四年级学生的;毕业
论文。在此以前七八年,我做学生的时候,毕业论文不过是菜一
项文献的阅读与评述,而在二十年代国内较好的大学,都要求有
一点研究实验的毕业论文,浙大化学系自亦不甘后人。其目的是
为培养学生跟到(阅读能力〉、心到〈训练思考λ 手到(实验
技巧〉和口到(发表论文,提出报告〉的能力。化学系第三期同
学,仅有江芷、孙祥鹏和李世绪三位,他们都选择有机化学的题
目,由载之先生指导完成论文,并且通过论文委员会的考试,于
一九三四年六月毕业。
就在这个时艇,军政都应用化学研究所奉命与北大及浙大化
学系合作。我去南京负责该所的物理化学研究工作,载之先生继
任浙大化学系主任。他一方面继续领导学生做些研究,另‘一方
丽,对于电子学说在有机化学的应用,进行新的探讨。这是当时
有权L化学工作者段感兴怪的汤问题。我之先生有很六!旧的假设p
创立了很多新的y;二沽,约两年之久,完成了一衍很长的沦文, ,:旦
中国化学会认为不远于在会议中发表, 遂由商务印书if{印行专
在此同时,他也j主运到国内的实际问题, 又、j” 于:fr二气的合成。
曾就德国马亚方法1m 以改进Tfjj建议政府采用。其时, 只工署某r ·
己用美国方法在正常生产, lH.储存过久或温度太低时,会有一些
硫磺结晶析出,但莎if内实效很小。至于德国方法, 则基本困难在
原料准备,因此军方没有采用他的建议,但欢迎他来广致力发
展,一切费用当由军方负担。
抗战军兴,裁之先生移家重庆,我常到小梁予他的寓所!昏
谈。此时,他的元配叶夫人去世,留下子女数人,乃和江芷女士
结婚,婚后改任四川大学教授,后来应邀到英国伦敦大学大学流
进修。我也曾在该学院化学系读书两年,完成硕士学位。但我的
教授为蓝姆赛爵士学派的最后继承人唐能博士,而载之先生在该
系时,已由另一学派的青年有机化学家谷尔特博士主持,对于有
机化学新理论贡献颇多,后闯载之先生返国,由于工作过劳,损
及健康,神经有些失常,以后一直不能正常工作,起居饮食,全
赖江芷女士细心照料。
一九四九年二月,我由京来台,听到他们夫妇在工业试验所
工作,住在该所后面房屋二楼,我!P前往探视。载之先生虽然健
康很差,但谈起话来却滔滔不绝,提出一个问题,要我帮他完成
实验。他认为爱因斯坦能质关系可以用天将测定,如果把所秤撑
品用原铅包围起来,以切断天然中子的射击,那末它的重量,会
与没有错包围时显然不同。虽然他所建议的实验方法似乎不可能
得到预期的结果,但他这种对科学问题的念兹在兹,却令人敬
佩。
后来,江芷女士在中学任教,声誉大荐,他们另行择屋后
住,生活也比较安窍。在没长的三十年中,裁之先生一直不能恢
复工作。我句从:I芷女士的口中,得悉他的恼形,比较稳定,而
且有时还能帮助→ 些家务。i§ 料因问候稍疏而骤传噩耗,增我无
限哀思。
我之先生向学多能,是→位?每人。有奇才而得奇疾,限制了
个人的发展,也是回家的不平。然而,他逃到了一位奇女子作为
终身伴侣,红颜刘己,忠难相从,教育儿女,己卓然有所表现,
而本人从事科学教育, 又建立了崇高的地位,岂仅贤妥良母而已
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