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黄翼教授

怀念黄翼教授
沈有乾

黄翼教授不喜其原字翘臣,先父为题羽仪,从此称现仪,羽仪与我在清华大学同学,毕业后又在美国加州史丹佛大学同学,返国后又在杭州国立浙江大学同事,历经邵裴子、程天放、郭任远、竺可桢四校长,.计共六年有余。抗战期间,浙大商迁,我因病未能同往,别后未再暗面,转瞬已四十余年。
羽仪与我在美同习心理学。.当时各学派辩论甚为热闹,羽仪得耶鲁大学博士,而其实验研究与论文著述,则在施美士女学院,从客座教授高夫加完成。高氏为德国形象〈或作完形〉心理
学三大祖师之一。羽仪得该派学说之精华,但毫不歧视其他各
派。那时,我最喜引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吴耳华司回答其批评者之
妙语。吴氏立论公正不偏,批评者讥为骑墙派,吴民则谓墙上清
凉,可高瞻远瞩,观察四面八方,俱无阻碍,羽仪甚为欣赏。
羽仪鉴于生活习惯自动养成,而研究儿童心理尤须有儿童之
行为可供随时觉察,乃创设培育院于浙大教育系,招收幼稚园前
’ 之儿童,开国内风气之先。浙大西迁后,羽仪继续于授课外研究
儿童心理,其研究报告,传闻被某机关歧视,未予接受,然卒用
英文发表于关国期刊。
我在浙大首一学期,尚系单身,羽仪则已于出国前结婚,并
*牛有111 i乙:·~- 太教育系教授,现在关国纽约州。
非父母之命。盖羽仪于清华毕业后入南宋东南大学一年,与涟嫂
结婚,生有一女,名宁丽。返国后,优倔益笃,而并不多交朋
友。在杭州时,周末吾两家一同登山或游湖,不知若干次。羽仪
曾发现权盘山之风景,比南北两高峰近而易登,却有同时并见商
湖与钱塘江之妙,可称“江湖并见”,为西湖第十二a 景。
羽仪与我之相得,在无所不谈。事无巨细,全凭逻辑以评论是非曲直,不顾利害得失,亦不顾世故人惰。一九三七年一别,竟不再有此种谈话之机会,谅羽仪亦有同感。项仪在贵州遵义得病,病时未有所闯,所周已是逝世消息-,今年是四十周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