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四哥黄翼教授

我的四哥黄翼教授
黄琢齐

黄翼.教授,字羽仪,一九O三年十一月八日生于福建厦门,
-. .. 九四四年十月十六日卒于贵州遵义,早年毕业清华求学,旋往
美国深造,取得耶鲁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回罔在杭州国立浙江
大学任教,为中国闻名之儿童心理学家。时值对日抗战, . 随较搬
迁,死于任内3 月t 利后骨灰葬于杭州清波门外,逝世至今,恰好
四十年。
四哥比我大十四、五岁,我出世前,他已往清华大学’读书。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他留学返国后只有一次回家度假,给我自包印
象最深刻,也是最有重要意义的。
我十二岁的一个夏天,他回来度假,那时他已取得美国耶鲁
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在杭州浙江大学任教。这次回家还带来我
的四嫂及小侄女宁而,家中更为热闹。荔枝宅是一间英国殖民地
式的老洋房,底层是地下室,供工人居住及放置杂物,一楼、二
楼前后都有宽阔的走廊,中间前后两厅四房。孩子帘浦大了,虽
然有八个卧室还嫌挤一点,父亲决定连接后走廊处再增建两翼,
楼上楼下共添七间卧室及一间储藏室,屋顶做了一个大天台。υ
那年四哥回家时,扩建工程差不多要完成了。一天傍晚,也
*作者·f二马来西亚雪兰载中华总商会会长、渣打银行高级顾问,兼任
-,些公司的董事长。
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一个傍晚,四哥带我到新建的夭台去,那正娃
将近黄昏的时候, 号高望远,但见天空一片红色, 2交浪屿夏天的
晚霞真是鲜艳无比。主运们默默地欣赏这美丽的景色,沉迷在那轻
微的晚风中,四哥没有出声,我也就痴痴的望着那变幻无穷的云
彩。突然间,我感觉!!可哥的手悖围在我的后膀上,那是使我内心
感到多么温暖的手臂。因哥开始打破寂静,他说z “弟弟,我
们好多年没有见面,你长大了很多。我这次回来, 家中的人都说
你变坏了,学校成绩很差,整天在外面游荡,爸爸也为你十分担
忧。不过这几星期来,我观察到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或者有些
事情给你感觉,使你没有得到应有的温暖和关爱,你很聪明,这
也许是你对环境的反抗,想逃避家中的不愉快,因而整天在外涵
和一些朋友到处胡闹,弟弟,我明白这并不完全是你的不是,但
是再这样下去,你的前途将不堪设想,最好是改换环境,你愿意
.跟我到杭州!去读书吗?我相信你将来必定会有成就的,你绝对不
是一般人所认为不长进的孩子e ”囚哥说的这一荡话,是我懂事
以来第一次听到同情我的话,鼓励我的话,我不禁潜然泪下, , 扑
在四哥胸前咽暖不绝。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四哥才用他的手帕替
我成眼泪,但是他衬衫的胸前已湿了一大片。他等我情绪较平远
了,又再问我s “你肯跟我到杭州去读书吗?”我桶信同四哥在
一起精神上必定会较愉快,我点点头。过了一些时候,我的情绪
已平静下来,我问四哥t “爸爸会同意吗?”四哥说z “爸那边
我会同他说的。”这是五十年前的事,我未曾向任何人说过,但
是我回忆起来,犹历历在目。这个黄昏是我一生的转折点,因哥
给我的温暖,深印在我心中.约三个星期后,我与四哥一家乘船-
经上海到杭州。
经郑晓沦教授推介,我就读清波门外袭老先生创办的清波中
学高小一年级。我住在涌金门外四哥家里,离清波门不远,但因
赶时间上课,早上乘黄包车去校,午餐在学校食堂吃,下课后则
步行回家。我常与两兰个同学走到柳荫蔽天的柳浪闻莺,?告溯漫
步而退,时至今日,还时常怀念那美丽的景色。
四哥是一位刚正不阿的学者,他时常对我说,做人要讲道
义,重然诺,知! 嗓耻,辨是非。那时我十二、三岁,还没有定
型,是最容易吸收教诲的年纪。他引导我闲时多看书,还为我买
了一个斑竹做的书架。我在杭州两年,等到要离开时,整个书架
都堆满了书,大都是当时流行的小说、散文、新诗及一些如三国
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1日小说。离开杭州后,我就被送到香港
圣若瑟书院受英文教育,现在我还能认识几个中文字,都是在杭
州!那两年拾来的。.
四哥为人也十分豁达风雅,喜欢游山玩水,.每至周末便计划
到处采rn 寻剧。因此,我在杭州虽只两年,西湖古迹名胜都有我
的踪迹,西湖游览指南所记载的旅游胜地,我们都泊遍,近湖处
来小艇,远处则骑马。那时湖滨公园附近租马每小时两毛钱,租
一天一块钱,十分方便3 事隔半世纪,我还时常怀念西朔的风
光。
我们住处附一条马路就是西湖, ;男金门外湖滨有数户熟悉的
艇家, 天气好向时候,晚上无事时常乘艇游湖。四哥兴之所至,
则和四搜开怀歌唱, 有好几首美国一百零一首歌谱的歌曲p 我是
那时学来的。我咙家后,我还教我的儿女唱这些歌。我印象中四
哥最爱唱的-~tj·歌是请相信我( Believt; me, if all those
endearing young charms 〉,大概四嫂还能记忆,
四哥不但对西乐乐理很有心得,且能用以保证于古乐。我们
家中藏有不少七弦琴、大琴、中琴、膝琴计二十多张,兄弟姐妹
们自小都要学荐,都是从“忠、贤”操学起的,但是全家只有四哥
A人最精,岳飞均满江红一词是他制入七弦琴说-的。
四哥为人宅心仁厚,抗日时杭州沦陷,四哥一家撤回鼓浪屿
老家。那时候鼓浪屿是公共租界,对岸厦门很多同胞乘小艇逃入
鼓?良屿避难,四奇挺身而出,协助当局办理救济难民工作,赠药
施粥,终日奔走,为解救难民痛苦不避辛劳,不知多少难民受
惠。
后来接到浙江大学迁校广西宜山的消息,四哥取道香港返回
浙大教书。我那时就读广州岭南大学,乃请假数天来替港陪四
哥、四嫂们购应用品及观光,想不到与四哥香港一别成为永诀,
-能不伤心悲痛?
四哥不但教我做人的道理,更给我自尊心和自信心。我在马
来西亚工商界及华人社团服务三十多年,要是对社会有些小贡
献,都是四哥所赐。他能够引导一个自舔自弃、闹事生非的孩子
“改邪归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可以告诉你,四哥,我并没有辜负你对我的爱护和教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