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吾师费巩先生

敬悼吾师费巩先生
阚家蓂

l 又是丹枫似火、兰揍飘蚕的季节了e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大
学榜眉肉就充满着一片清新情快闹气氛,气到处可见剥莘莘学子窍
梭来往,到处可听到他们的笑话欢声。每次见到这种情景,就回
想到三十多年前那段黛绿年华闹大学坐在事,更会想到我最饮佩
的一位老师。
L 那是一九四二年放末,我在境划漾芬浙江大学读1!丰那学期
我读否-~fl 政抬学概论1 教授是费巩先存在1比之前?;费先生的
每条赛事我早有风闻叫二鄂在能亲轮番R梅兰‘ 事然更是高兴。第六堂
课靠老何均上讲台时ι 静要饨料, 印象荐→位敦厚的长条: 他穿长
衫气着布鞋,圆白的雨乱,因莽的头顶牛: 赛上去比他的实际年越
要大得多,好象是个老祖父似的。他牙窍朋尺第一章就;持别声
明, ‘ 这门课他将介绍意外古令的各持政淆思想,以及全世界备耕
模式rs联治制度。他毒草替李冬们我开,大门之后,由我们自马去登
攀~室,窥其奥秘。这种启发性的教学方式, 立即引起我们很大
的兴趣· : 呆然不错,一年下来之后,我们对各种政滔思潮的来龙
去脉以品各国政治情况,都有更迸『交涉的了解和地担。
t先生早岁留学英国,受英国缔士的影响很深,有点学院派嗨
样子,对英国政治制度?往情深,他曾对我们说s “中国的第一
流人才在学术界,美国的第一流人才在商业界,而英国的第一流
人才则在政治圈中。”这话在今p看来也许稍有请病,但当时确
是如此。他念念不忘英国的议会制度,也很佩服英国人民的法治
精神。,在上课时,他常常谈到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许多宫庭轶
事,说到好笑处,我们不禁哄然大笑F 但先生却无动于衷,端盘
在讲台上,眼暗逼视着我们。这种说笑话也具戒严性的老师,使
我们相当震慑, 笑了以后听课更为起劲。
虽然先生受过西洋教育,但脑子里还是保留着中国的伦理道
德观念,有时非常保守,尤其对女同学管得很严。他不喜欢女同学
疯疯傻傻的,说女孩子要象个女孩子,所以我们在他面前都彬彬
有礼,连狂笑一声也不敢,0 ;'. 据说曾有一位品学兼优、温良娴雅的
女同学,忽然跟一位功课很差的男同学好起来,这事让先生知道
了,他认为这两人根本不相配,于是叫那位女同学到此为止,别
再发展下去。有一次我们上课,过了十分钟时,有位迟到的男同
学气急败坏地从后面溜进来,举头一看,座位都坐满歹,只有前
面一排女生座位上小猫三两只,这位冒失的男1司学竟毫不犹豫地·
坐到J位女生旁边,喘息未定, 只见先生将头一抬,孚二挥,税
道E “男女最好不并坐”。此语一出,我几乎叶嗤一声笑了出
来,急忙以手掩嘴,跟隔壁那位女两学做了个鬼脸,看着那位狼
狈不堪的男同学一步一步走回后面去。自此以后,我们常称先生
为“老古板沙。
先生是否真的如此严峻和古板呢?根本不是那回事。跟先生
处久了,才发现先生温文尔雅,数厚谦恭,好象是一位慈祥的长
者。一年以后,同学们莫不对他非常尊敬,一有困难就去找他,
甚至没有事也要跑去看看他。先生视同学如子侄,一方面教导,
一方面连私事也常常关心照顾。.
同学们受惠最深的还是他做苦II 导畏的时候。他循循普钩,从
不以高压手段对付同学,而对同学的生活起居却异常关怀。那时
正值抗日战争期间,生活维艰,每天只能吃那所谓的“八宝饭”,
肉类很少,营养·更谈不到。先生有鉴于此,就把自巳每月剥薪水
拿出来给同学“打牙祭”。这拌一来,同学们深受感动,费先生
成为最受爱戴的一位老师了。当时,各宿舍臭虫横行,扰人清
梦,身心都受影响,先生接任训导妖后,他的三大德政之一,就
是烧开水烫臭虫。这事总务处当然很感头痛,但同学们却个个高
兴,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
我个人曾受过先生一桩协助,而且几乎是救了我一条小命。那
年,我刚毕业不久,仍住在学校女生宿舍里。有一天,我突然感
到右下腹有点隐隐作痛,走起路来更不舒服,就到医务室找校
医,那位有经验的老校医一看之后,就肯定地说道s
“是慢性盲揭炎。”
“那怎么办呢?”我问。
“要开刀。不过此地设备不好,得到贵阳去。目前你不能走
动,需躺在床上休息,尽量吃容易消化的东西,同时用冷水毛
·巾〈那时无冰块Y 一天二十四小时放在怠处,过几天看看,如果
尔好,那就要开刀了。”
这真把我急坏了。开刀,在那时谈何容易。坐柴油车颠颠簸
簸到贵阳,不病也会颠出病来,而且并不是开过刀屑,马上就可
坐车回来。-我当时在贵阳六亲无靠, .住院、休养一切都是问题,
何况我身边的钱连路费都不够,因此,我只得遵照医生所嘱,整
天躺在床上,由同系的两位好友每餐送稀饭和糖水泡馒头来吃。
这样躺了三天,毫无起色,躺得我意躁心烦,实在是苦极了。我.
突然想到费巩先生,何不去请教他呢。我听说费先生精通易经,
能替人卡卦,于是我立即写了封信请人送去,盼望先生给我指
示-第二天上午,有位同学跑上楼来跟我说s
“费先生来看你了,在楼下,要你先准备→下。,p
于是我把床铺被单拉好,衣着整齐地躺在床上。费先生上楼
告诉我z 清晨他替我卡了一卦,给我二一张纸条,上盟有人个字
〈已忘记》ψ 大意是能逢凶化吉,他劝我目前不必到贵阳去开刀,
试着起床,看看情形,他认为可以去找中医看看,也许是妇科病。
这一下我高兴极了,好象替我解决了一个在生死边缘上的大
难题。我立即起床,第二天就去看中医。大约过了三、四天之
后,就慢慢地好了起来。这件事,至今想起来,还是惊心动魄
的。当时若无先生替我决定,我真不知要受多少苦痛呢!
先生这种勤政爱民的作风,是否受陆宣公的影响呢?陆宣
公,名费,是唐德宗年间的翰林学士,先生最为钦佩-他认为陆
费的言论和处世为人,都足以使他效法二四之先生对国家、对社
会言必剖切,对学生、对群众出自至诚,但不幸陆贷后来为人所
诲,-贬到忠州,先生最后亦为人所忌,身遭不测。
先生对品德好的人非常尊重,对读书人看得很高。当他被任
命为训导长时,他要学校出的布告是z “政治学教授费巩兼摄训
导长”。可见,他把教授看得很重,把训导长一职看得较轻。有
一次教育部派一大员来校视察,要和训导长谈谈?先生却置之不
理,拒不相见,所以招人不满。
先生对生生可祯校长很尊敬。有次开会肘,说笠校长是学气象
.的,只会看天,不会看人。他自己是学政治的,会看人,但这话
也只对了一半,先生虽会看人,却不会看自己。
先生自以为是一介书生,孤高清白,为人处世,仰不愧于
夭,俯不作予人,处处为学生、为社会着想,克尽己驭。这在盛
平时代,确是一代宗师,功垂天下,可以克享天年。但不幸先生
生逢乱世,是非难明,一个刚宣不阿、维护真理、忠于所学的
人,在当时社会是难以容忍的。何况先生受过民主思想的熏陶,
为言天真直率,忘了自身所处的环境,他的遭遇,就逗他自己恐怕
也未曾想到。
当先生“失踪”①的消息传到我耳朵的时候,我最初的想法
①费巩教授在重庆被国民党特务绑架而“失踪”,后被杀害一一编者注。
很天真,以为象先生那样一介清白的书生,不会有什么不澜的。
但结果事与愿违,一天,两天,,一月,两月,直到一九四九年
春,我来美读书之际,仍未得到先生的消息。先生就这样无影无
踪的消逝了,象夜空用一座闪银的壁辰,消失在茫茫的“大黑
洞”之中,真.令人仰天没叹而难以自恃1
虽然-先生音容已奇,但先生的精神,在我们这批浙大校友
的心中却是万古长青。三十多年来,每当我在校园中看到那些诲
人不倦的老师时,我就感吸着他们是何其幸运,而先生又何其不
幸。现在,百.是北美秋高气爽、红叶满山的时候,缅怀当年,对
景能不清然3 只因我远隔重洋,未能亲临致寞,课以七律_;首以
祭先生。
播州城时记胶月2 , 、: : 八载烽烟岁月长2
论字街艾多接友, 子在风化雨沐群芳.
孤凰只影遗荒捕, 洪水横流藏异乡。
;段是楼;可节目3栋, 神龙何去总悲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