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难忘的老师

终身难忘的老师
沈紫峰

钱师宝琮
钱师是我进浙大上第一堂课的老师二---:九三九年十二月五即
我到宜山,那时正是日本军队在广西南嘟发动疯狂的攻势,南宁
陷落,. 、情势至为危急, ‘ 学校决定迁移3 萃经国军抵抗,敌骑至大
塘后被击退?不然母校师生必遭祸殃。时局稍定,校方为了我们
的学业不致荒疏,在标营竹棚教室内先开徽积分课训, 、这是我第:
一次见到钱师的面。不到两周,尚未沐及春风,我们就还校了。
我们到贵州背岩后,上课时已是一九四0年二月九日e 领略-
到钱师讲解清晰,条理分明,见解透激二如遇同学提出i问题,钱-
师立刻说出在教本某页某题,: 比著书者: -要熟悉,当年七月阂,
校方选张刚学长( 三十二级机械系,在台)及我参加全国大学徽积;.
分组学业竞试,那时因开学已迟,课程尚未教完,因此钱师替我
们二人作恶性补习,将所有的本领全都授其徒弟。事隔年余,忽
然有一天会计组通知我去领款,我奇怪了。那时外面接济我极
少,全靠贷金及奖学金维生,偶有亲朋汇来款项也不会出校方-
转,以免贷金被停止(当时申请贷金必须家在沦陷区而无接济的
同学〉。我到会计组领款后,才知道是学生竞试获名,教育部颁发;
长作者一;J1 p:t]三年浙大土木系毕业,现在台湾。
的奖金,这不龙钱师所姆的吗?
, 吴师藏初
吴归j 字馁,{书,江苏武进入。他是我们土木系的“老缸”,毕
业于南洋大学,在美国康奈尔太学得主木工程硕金,与凌i鸿炜、
使家源、茅以多{-诸氏同辈,为我国土木界先辈。有一次., ·: 我在合-
电时的直接上司装公对我说r – ~~穰视悬我先一期的.:同学,; i成缭冠
全班,南洋足球队中卫,为人有远见,如能于回国后郎入工程界
服务,必能飞黄腾达,怯以一生年淹死’〈未出名之意〉于斯
大。”我引" 夹师确以一生为前太币未成名,然他津,就更多!寄:
木界的人才, 对国家凶贡献不是粟点,吗?】” . :!, .•
吴师教我们这班的课程多为基本学萄,如应用ti 埠, 材料力
学、结构学等西他讲话声宏而绥, 一句?句的,一字一字的,有
条不紊,甚浅近, 易了解。他从不点名,然无人逃课,尚有别班
来旁听者,足见只师授课之卖座。内考’及i临时考由助教命题监
考,大考题目性i 灵:师自己命题,题凡五,二题较易,只要不常缺
课而做习题者, ?当无问题可以·容对; =.~题较难,非成绩较佳者不
易答对P 一题甚难,无人能替。斗'.'.:臭师言明直题择四,故难题也耀来
倒我们斗据说只1)!11 己出了六套题目待戚’ 每年一套,六年一错;二’
我在浙大仅四年,未能等到第二轮,占究法证实此传说乏i寞衍。;
一九四三年l’可月间,我以μ闹孔”事件,因言语和模得罪莱院
长,几避开除, J户经吴师与徐芝纶师为保得兔,不然我只能作为
浙大的肄业校友,这是终身难忘的。

徐师芝纶
徐州:i:苏人,清华大学毕业j 美国麻省理王学隘二协王程硕
士,徐教师的课多为较高深的学科,如静不定结构、高等结构、
土壤力学、钢桥设计、水力发电等。他教书之清晰,是我十六载
寒窗中教得最好的老师。凡我先后期的土木系同学,必能证实我
言之不虚。
徐师于一九四三年秋离开浙大,进资源委员会全国水力发电
勘测总队任设计谋长,我亦于此时毕业进入该队工作,得以日夕
追随~ ~不t · 久,徐师因不耐坐吃应卵之无睐,故转入中央大学〈重
庆沙坪坝〉执教,我当时力劝徐师返遵义,他说z “回笼包子是
无昧的.”年底,校长由黔来渝亲聘徐师返母校,亦未能说服,从
此母校就失去一位良师。当徐师在沙坪坝中大时,他的书桌经常
是我的临时床铺,因当时我的老伴在沙坪坝中央气象局工作,每
于周末我必自新桥乘马车去看她,晚间就宿徐师家。一九四五年
四月?我结婚时,徐师代我父亲作主婚入,这也是我’ 终身难忘-
的,
. ·.
t. 事艇,市叙章第畏
张师浙江青回人,河海工程大学毕业,专教测量。他著有平
面测量学、大地测量学,为我国最先的中文测量书。张师对测量
实习极为认真,必亲自至现场督导,-丝不苟,测错重测。记得
有一战布一组同举测错,误差甚大,张师就地吟诗,诗云s
才b虎山上一面旗①,和风吹来东又西。
Transit看不准, Elevation差两米@,
当时张师是教授,因为他是吴镇韧师的学生,故只要有吴师
在,他必肃立待于旁,这种尊师重道的精神也值得我们效法。我
离校后,最初一年干过测量工作,其后三十年未曾摸过镜子(七
①扑虎山在遵义城西郊,旗是测量花抨上的旗.
②Transit是经纬仪, EleTatio11 是标寓,米是公尺,
木业人士对经纬仪、水准仪、平板仪等的统称〉,对测量学可说
已全部遗忘了,愧对张师。
孙师怀磁
孙师浙江杭州人,母校土木系〈二十四或二十五〉毕业校友,美
国密契根大学土木工程硕士,教钢筋嗨凝土、房屋建筑等谍。孙师
一口杭州话,“一·五’总是读成“一点儿五”,我们以为是一·二五。
孙师教严而打分数宽,每于学期结束前最后一课,嘱我们领到奖学
金者举手,初不知其故,后才知道多加分数给我们,所以我的成绩
单上实得分数比应得分数高得多,这是孙师所赐的?存颜应当t~飞l 、
」l甘雨、亭,、
甘君旗人,但他自己死不承认,说是广东人,他不是老师量
是土木系最忠实的管测量仪糠的工友,因为我尊敬他,故也把他
放在老师之列。我们在测量实习前,必需先至仪器室背仪器,=镜
子有轻有重,’大家都想要轻的;可是老甘绝不准你乱来,妄自他
分派,这次是室的,下次必是轻的二绝对公平。木桩二·钉子等不
多不少,比张师与助教还要熟,难怪他ii将一生奉献于浙大了.
一九四二年夏,或们在回溪作餐期测量,测的是资委会锺矿
地囱j 臭师领队,住在韵和场一座庙里。我身素懒,爱早露, e写信
至最后关头不轻易起身,甘雨亭每天早晨总是到我床前夫吼s ’“批
紫峰,快起来,老板来啦!”我起身一看,何来吴师,是他骗
我,他就呵呵而笑,我也只得起身牛有一天早晨,他照例来吼,
我不理他,睡我的,谁知接着是宏而缓的声音z “是该起来
啦1 ”我急速起身,见甘回头说z “老板,我不知道你真的来
了。纱满室为之哄然,吴师亦莞尔,这也是难忘的镜头。
最后,我之所以能在工程颜间公司里棍饭吃,全是在在老骄
们赐予我的技术,我怎能忘记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