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院长李熙谋先生

怀念院长李熙谋先生
王昌孙*

我进杭州报国寺浙大工学院的大门,是在一九三〇年秋,因为我考取了高工土木科,那时工学院长是李熙谋先生。他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慈祥的好院长,对我们高工学生一视同仁,当作他的弟子。路上碰到,只要我们向他鞠躬,他也必定习惯性的头略偏左点头回答。那时,只要看到工学院进大门的大道尽头,停了一辆四十四号自备汽车,就可知道李院长来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我们抗战胜利了。当时,我任职在第三方面军司令部,为机要室主任,司令官是汤恩伯将军(他奉令为接受京沪地区及受降主官,司令部设在上海市北四川路底以前日本陆战队司令部内)。有一天,传达员来报告, 谓有一位李先生要求见我,我就说请他进来好了。谁知一看原来是老院长李熙谋先生,我与他已有十三年不见面了,因为他于一九三二年即已离开浙大,而我则在一九三三年毕业了。我很高兴能够看到他,问他有什么事,我可以为他效力。他说,他现在是交通大学教务长,是第一批交大教职员回来复校的,但是交大校舍被军队占驻了,无法作复校工作,要请我帮忙。我问他是那个部队,他说是新六军军部和一些部队。我就说那好办,新六军军长廖耀湘将军,我同他很熟,不过,这事先要经过我们的司令汤恩伯将军,于是我就陪他去见汤将军。经我介绍我与李教务长的关系,汤将军就说交大要复校是很重要的事,军队不能占驻校舍,现在就把这件事交给王主任全权与廖军长去处理,愈快愈好。我与李院长就谢别了汤将军,同回我的办公室,马上打电话给廖军长告诉他是汤司令官说的,学校不可驻军,限他三天之内设法搬离。那时,新六军是我国美式装备的少数部队之一,他们是等待冬季装备,候船要开赴东北去的,但是上级的命令不得不服从。当时,廖军长在电话里就答应遵令设法。我马上叫秘书用大信纸写了一张“学校重地,严禁驻军”的布告,盖上第三方面军的关防,交给李院长,我说等新六军搬走后,就将这一张布告贴在交大的大门上,以后就可免得麻烦了。送走了李院长,我内心觉得很舒服,总算替老院长做了一点事。第三天上午,李院长就来电话,说军队昨晚已全部搬走了,而且他们还打扫得很干净才离去。我也为他高兴。他在电话里给我一些非常感谢和勉励的话,真是太好了。后来,上海开浙大校友会,李院长还特别约我去参加,而且在会上还为我介绍各学长认识,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校友会的纪念。
来到台湾省,多次开校友会,李老院长总是来参加,我也曾趋前叩安问好。现在他老人家虽已逝世好几年,但是我还是永远怀念着他。

*作者一九三三年浙大工学院高工土木科毕业,现在台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