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王国松院长

叶楷
*作者一九三一年浙大电机系毕业,美国密西根大学教授。

劲夫〈王国松字〉学长和我之间,有一段微妙的关系,神秘的默契,别人是无法知道的。劲夫兄比我长十岁,我进浙大的那年〈一九二八年〉,他刚被浙江省府选送出国留学,到美国康乃尔大学深造去了,待他回浙大的时候,我已经毕业出国去了,所以我在浙大的一段时间,实际上没有和他有接触的机会。可是我单方面向他敬慕之情,却早已存在了。原来王夫人陈汉兰女士是家姊在杭州女师的同学,她们过从较密,我那时还年幼,常听家姊谈起劲夫兄的成就,衷心敬佩, 一心想向他学习,可是他对我也许还不知其人,好象一个单相思。

最早和劲夫兄相见,是在一九三六年夏天,我刚从美国回来,他那时已长浙大工学院兼电机工程系主任。他有意留我在浙大教书,我深为宠幸,但不巧我于回国之前,已接受天津北洋大学之聘,只得婉谢。翌年,抗战军兴,在动乱期间,我们也没有旧事重提,同时北京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顾一樵老师〈我在浙大时,顾老师是浙大电机工程系主任〉邀我去汉口,参加清华的无线电研究所,及后一直随清华大学迁昆明并入西南联大,直到抗战结束,复员东返之际,才再和劲夫兄相见。那时我还主持清华电机工程学系系务,规划复校大计,责任重大,无法摆脱,几经劲夫兄敦劝,并承浙大校长竺可桢先生之恳邀,我乃答应在清华大学休假期内〈翌年〉回浙大服务。为表示决心起见,我将内人姜淑雁女士留在杭州,先在浙大的文理学院数学系任教,静待我明年回杭。但事有凑巧,翌年清华大学决定选送一批教授出国进修,我亦在被选之列,和劲夫兄商谈,他亦认为出国进修机会不可放弃,于是我又单身出国去了,内人仍留在浙大任教。那知就在我出国的翌年,国内政变,我们这抛出国的回国不戚,只得就地安插,我暂在堪萨斯大学为客座教授,后转来密西根大学为教授,一瞬就是三十余年。

一九七二年,我们在美国的几个清华同事,组织了一个团体,冒险回国探问。那时,竹帘尚未开放,中美邦交未复,后克松总统虽刚从北京回美,但美国一般舆论对中国尚存偏见,而中国也正在热烈地进行着文化大革命运动,我们这一批留美的华人,回去是否会受欢迎,进去了是否会被清算,都是我们这一行二十九人在香港等待入境许可证时想念着的问题,直到我们乘火车在深圳进入国门的时候,还不清楚是否会被欢迎或歧视。正在海关等待检查行李之际,忽传行李免查,并招待午餐之说,原来中国科学院派来了接待我们的人员,在欢迎我们这批回国访问的“学者”,于是空气顿变,转呈乐观。

我们路经杭州,杭州市政府曾设宴招待,浙大也派人来欢迎,特别请出我的老师杨耀德老先生来招待我〈我是团员中唯一的浙大毕业生〉。当我问起劲夫兄和其他老师的情形时,杨老师只支吾其词,不肯多说,我也不便多问,这次我未见到劲夫兄。

一九七九年,浙大派代表团来美国访问考察,路经密西根大学,从代表团员口中,得悉浙大近况甚详,知道国内的情形己大改变,文化革命也结束了,学校正在革新发展中。承李文铸副校长之邀请,约我次年回浙大去讲学,我欣然接受,于是多年前回浙大之默契,才得如愿以偿,无任欣喜。

三十余年不见的劲夫兄,确实老了许多,那时他刚从上海医院动手术后回杭州休养,精神身体,都待恢复,但他仍把握时机,常约我去长谈。他对院务、系务之关切,不下往日,我们讨论过许多问题,在一次电机工程系的教授座谈会上讨论过,待我来略述一二,以表现他时刻不忘校务之情景。

那时,浙大的电机工程系面临一个问题, 就是学校当局将原来的电机工程系分劈成立了几个系,把比较新颖的一些科目,如无线电、电子、计算机科学、微波与光学子技术等,部分系自立,电机工程系顿失这些时髦的课程,该如何维持应付,将来的计划该如何等,都成了中心问题,征求我的意见。在讨论会上,我的立场非常为难,不论如何讨论,难免有批评当局或偏护个人的嫌疑。所以,我说让我来报告我在密西根大学的经验,供你们作参考。

密西根大学的电机系很大,有学生四、五千人,教授近二百人,系的名称虽几经改变,但大体组织仍旧,目前系名电工及计算机科学系,里面分两大系统,即电机工程组和计算机科学组,每组分管若干实验室或研究所,如生物电科学、计算机研究、物理电子学、电气光学、电力、计算机组逻辑、辐射实验室、机器人系统、固体电子学、运载器电子学、脑电图实验室、微电子束分析实验室等十几个单位。当然,每个教授以他个人的专业,分属某组的某实验系统,电机系一般的普通课程,分派各教授轮流教授,专业课程则由各专业单位的教授分任, 是一个对外合一、对内分为十几个单位的组合,和你们的分系组织的做法不同。我们支持这种合系分组的组织的理由是,这些组别的基本训练大体仍都一样,所以大学本科一、二年级的课程无大区别,合则可以增加教课效率,减少实验设备之重复,专业课目则让各组去教授,学生在第三、四年级和研究生班次才上这些课,这样还可以防止学生因专业太早,毕业后因需要改变,无法适应改业之弊。

劲夫兄和我还研讨过一套计划,预备供电机系教授们的参考,其大意如下:
(一〉争取基本训练的教课:关于由电机系分出去的各系有关基本电学的课程,如电工原理,线路分析、电磁理论等,希望争取让电机系来统筹施教,以收驾轻就熟之功。
〈二〉加强各系间研究合作:电工技术的进步,有赖有关各系合作研究,互相切磋,互相鼓励,以期收各展其长,各尽其力之效。
〈三〉扩大计算机在电机工程上的运用:随着电子计算机的发展,有许多技术上的问题可以利用计算机的千万记忆和极快的速度,帮助研究解答,大如输电系统的分析,小如电机线路的设计,都可采用微式计算机推算运用,希望积极推进,迎头赶上时代。

可惜那时已近冬月,杭州天气寒冷,淑雁和我都受风寒得病,并急想回美国去过圣诞节,把这个建议搁置。回美后又忙着别的杂事,没有继续加工完成,实是愧对故人,真为憾事。

我写这篇回忆的动机,是想把劲夫兄在浙大发展中一些和我有关的事实实在在地写出来,以表达我对这位忠厚长者的敬爱和怀念,劲夫兄对浙大的发展真是没有一天忘记过,他已沥尽了心血为浙大服务,我们后来之人将如何再接再励,继续为“求是精神”努力,冀共勉之。

一九八五年六月一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