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王国松先生的怀念

我对王国松先生的怀念
赵曾珏

上月接到冯绍昌同学的电话,问我可否为王国松先生写一篇
纪念文字。我答应很愿意写,因为我对登国松先生有着无上的敬
意。自从听到国松兄逝世的消息,我曾托国内杭州旧-同事赴浙大
致唁,并向国松兄的家属致意。
我与国松兄认识还是在一九t二九年夏,我应浙大工学院之邀
担任电机系教授的时候。国松兄从~九二五年浙江工专〈五年
销〉毕业后留校任教, . 直到一’她丘,八年浙江大学成立,设立文学
院、理学院、工学院、农学院、医掌院成为一所完全大学。浙大
前身掰销常是书院,创设,子?八九七年,从“求是2 两个字穷,涩、
础,我们就可想到浙大学术精神的所在,务求“实事求是”。我
之所以应聘亦由于浙大学风渊源于“求是”,可与我的母校上海
交大〈原名南洋大学〉: “务实事”及在美深造时哈佛大学的梳iJJI
“求,真”相应,放毅然任教。当时李熙煤先生为工学院院长,顾
毓秀先生为电机系主任。
当时,国松兄在工学院电机系任讲师。他毕业于工专电视
系,名列第一,留校任教又是电机工程教学最有经验的-位教
师,我喜欢交友,常与国松兄交谈如何在浙大电机系中造就最优
*作者曾任浙大电视系教授,去美后任纽约爱迪生公司系统工程师,
后在哥伦比亚大学电子研究所任职,已退休,现在美国纽约州.
秀的电机人才。他从助教开始,做实验,讲电磁及直流交流电路
与电机,与学生接触最多,对基层教学颇有心得,而且是最知道浙
大情况的一个人。我与国松兄来往很密切,可以说无话不谈,知
道他有心于把工程教育作为他的终身志愿d 我很赞成他能出国深
造,学成后回句:校mi务,期有更大的贡献。国松兄出生于浙江温
州,为人清秀、沉着,聪颖异常理国主与数学根基甚好,我极愿
他有机会深远。
一九三0年,国松兄考取浙江公费留学, : :~}=入美国康奈尔
大学电机工程系深造。他的.旨趣原在电力工程,但是经我们f与顾
毓秀等的讨论, !仍以加探擞学修费和电磁基本理论的深造为重、
点,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他抵美后, ·.-4献。完成电工硕士A 这是
.我扪意料中的,以后他即准备充实博士必倏的课程。我与他曾谈·
边,他的兴趣在电力的传输与分布F 历地他对于传输球分布现象
的研究很有兴趣。我们知道电流在高周率时有皮肤作用,即j也就变
向导线的表面跑,可以试验和用数学部明,国松元的研究用椭圆噜
形的导体,以实验及数字双方证明电线在皮肤作用与圆形导林先
全不同,这是电扳理论的新发展b ,这是铀嗨陈士论文岭道鄙- 他!
于一九三三年完成论文。v
国松元于二九三三年暑期得到电工的哲学博士可算神速,也
由于他续学有素。回国后,他仍罔梳梅任电机系副教授a 主皇岛为、校
方所重视。当时工学院院长酶绍猪,校长程天放,我那时日离开
工学院‘担任浙江省电话局局长,负责完成全省长途电话饲,。、此
时i电话局很多长途电话工程肤队长和工程师是浙大及工旁的毕业
生,其中不少是国松的学生p 每谈到:国枪先生,大家都油然起
敬。因为他的教学方法, i、成而不猛,头脑清晰,凡学生有所询, F
无不扼列要点作答。.
以后工学院院长为朱一成元,是我在交大一九二四级同班同
学,亦非常器重国松兄。因为国松兄对教学〕心贯注,授课明净
畅达,绝不外窍,这是因松的特质。彼时电机教授尚有张藕肪,
为康奈尔早期毕业硕士,其学识渊博,与国松兄亦相处无间,互
相推重。
抗战开始前,浙大校长为学气鼓绳声。,浙大因战事而播迁,
提倡发扬“求是”精神。国松随校迁移,照常授课,弦诵不辍,
提高无馁的勇气,可帧先生对自松咒极为重视。国松兄任浙大工
学院院长兼电机系主任,迄至一九四九年后,他仍担任教授上
课,真所谓一息向存,此志不容稍懈。嗣可棋先生任中国科学院
副院长,国松兄受命扩展浙垠夫誉, 3我担任副校长职务。: 1六十年
代初, ’ 他在浙大已有三十五年以上的教学历史,到“文革”后的
七、八十年代,国松兄可以说是浙大教线历史最长的二,位教撩
了。现在浙大迁至玉泉:附近,新校舍已完成,浙大光学研究超越
大陆各大学,也怎不使我们对国枪只涡远怀念无己呢2 ;典后~ J要
有两句结语z 、, !
哲匠继传求是斗、,, ··
振兴永念国拣哪ρ ;;: •
此上联为我们感谢浙大的历任主持A和教学者能不断贯彻实
事求是的精神,下联为;我们永远怀念→位振兴浙大的缉捕国麟,
-: ,i.斗九八五年七月"~十/、蜻i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