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校长和几位教授

郭校长和几位教授
周洪本*

一、郭校长
那时,母校的校长是郭任远先生,矮个子,但非常强壮,脸
色红润,离耸的鼻梁上挂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郭校侯是一位国际知名的行为主义j心理学者,他有他的想
法,而且坚持要实行那个想法。由于当年各方面复杂的”情势和郭
校长对学生的管理训导方法并不十分完善,因此引发了一场大学
潮。那次学潮,最初是从抗日运动引发的,由于北上请愿,: 在火
车站被阻,于是同学们情绪激越,在群众心理的鼓荡下,转变为
驱逐校长风潮。
我当时的心境也是非常矛盾的。我和其他的年轻人一样,也
痛恨日本的侵略,但我也明白当时的中央政府不是卖国政府。我
总以为民意的表达应当作为政府的后盾,不应当成为政府的困
扰。尤其是驱逐郭校长,我觉得实在没有充分的理由。但是驱逐
郭校长的那篇宣言却是我执笔的,真是矛盾,荒唐的矛盾。那篇
宣言,当时原推举王承绪学长执笔,而王学长知道我能模仿梁启
超的笔调写一点东西,因此便转叫我写。我居然答应下来,把各
方面送来的资料全部纳入,添头加尾,铅印发布@以后我没有关心究竟有没有人看它,看了的反应如何。
二、郑师晓沧
郑晓沧师十分矮小,脸孔白暂,不论讲话或谈话,声音总是
细细的。虽然是细细的,我们都能听得很清楚。
在第一学期,因为共同课程多,因此有关教育的课程很少。
我记得郑师只教我们教育概论,讲义是他自己编的。我因为在高
. 中时己读过不少教育方面的著作,政以郑师所授的并没有新奇之 处。不过,郑师讲得非常清楚,非常仔细,使我有融会贯通之
感,也使我觉得我过去涉猎性嚣的阅读常多疏漏。我在海师处获
益最多的,是他待人接钩初她事的态度与方式。他总是那样温
和、谨慎、谦虚、庄重和周到,从不寒言厉色。他要纠正我们的
时候,总说z “你看,假使这样做是不萃会更好一点,与?
他曾翻译一本《小妇人》小说,他翻话这本书是非常J谨严
的,每字每句都经过仔细推敲.举一个例子, Sofa这个普通前
字,馋认为音译“沙发二\ 并不妥当良、他怒了很多时候,相营译为
“苏乏”,义既接近, 音亦相似, 可见一斑。《小妇人》溥本译
作,在当年的大脑是一本畅销书。我不知道目前在台湾各书店出
售的版本是不是即为郑译本o·.;_ 当时2 我们在背后都称郑师为?小
妇人”份我们这样称呼他时,确确实吝没有一点不敬的意思。
我在母校制止时,找另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芽。乖又来自乡
间,毫无社会关系,当时真觉得前途荒如L~、·.不知何去何从?郑师
却主动地为我安排了一个去处,让季来到在" d.tl 的盐务中学去教书.
虽然因为对日抗战爆左,那个学校导到禽等乡间,我只罄了半年
便到武汉去,但郑师对我的杀爱与妹稳如永E铭心怀? : 豆
抗战胜利后,我在教育部担任督学,部里派我到成都去视
察。!!是行之前,我因有事到杭州, . 便去探望郑师。我问他有没有
事要我在成都替他办的。他说,他有一位女公子,因患精神分裂
症,在一个精神病院疗养,要我顺便去看一下。我到成都后,曾
遵嘱前往探视,在一个重症患者的病室里看到了郑小姐,她衣衫
不正,披头散发,满脸尘垢,神情木然,疗养院的主治医师告诉
我,郑小饭己退化到婴儿状态,, 很少有希望了。回到南京后,我
曾向郑师简略函陈,郑师的老怀悲抢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二♂别郑
.师,已二十多年了,他是否健在,一无所知。
三、沈师有乾
沈师有屹是我们的普通心理学和统计学老师。我记得母校的
入学考试有… 门密力测验,当时位考的人部以为这,二门测磁也要
给分,其实这只是沈师的研究工作之~。洗师这一研挠的目的,
据我了解,主要有三s 一是探究智二勘测验与入学后的学监成绩南
何相关P 二是:/1:年或成年人的智力如何:测验,三是大啦队建参考试
可否以智力测验来代替或部分代替。沈师对这一研究的进行是十
分认真的。但究竟进行了多少年,有无结果,并无公开的报告,
可见其研究态度的审慎。
沈师的个子很高,声: ·tfi低沉,颇富通路位@他是苏州?一攒的人,
国语虽然不能完全摆脱矢腔,但在我们这些λ听来,已;经是非
常标准的国音了。沈师当时常在以幽默著称的《论语》,《人世
间》等刊物上发表文章,因此在我们心目中他也是幽默大g趴在
事实上百抱在授课时,一邦口;便入正题,i 越少不相i子的话,沈师
现在美国,不久前,据姚文琴学长说,I :尬的身体,十分健康ι

四、;黄师L 翼
前翼师教我们儿童心理学与变态心理学。黄师当时翩翩i年
’,,,~·
少,风采绝尘。他是福建人,但他的国语巢是声调铿锵,词正腔阁。
当时,教育系附设有一所幼稚园,黄师好象是兼幼稚园主
任。这是一所完全按照当时对儿童心理的了解所办的幼稚园。当
然,.儿童心理学还只是一门非常年轻的新兴科学,有些理论能否•
成立尚未可必。不过,那所幼稚园的认真办理-却是不可否认的
事实。幼稚园设有一个特殊装置的暗室,供我们这些修习儿童心
、理学的做观察之用。
黄师的变态心理学也是非常叫座的。我有一位高中时候的同
学,他是英文系的,也来选读。我们曾在黄师的指导下,从事催
眠实习,对催眠学获得一点认识,把过去的那种神秘看法予以fl
隙。
: t 自母校毕业后,我没有和黄师见面。抗战期间,我赴印度工
作时,记得曾与他通过一次信二后来,陈学饷学长写信给我,告
-诉黄师道E世的噩耗,而且说他所得的病是遗传性的怪病。犬于这
.点,我不知其详,无法多说. ·
五、俞师子; 冀
俞子夷师担任小学数授法。子夷师也是一个小个子,双眼有
:异彩,留一点小胡子,终年长衫一袭,.飘飘欲仙。俞师口i!i~. 请
:晰,讲解扼要,对小学教学有丰富的经验,他所讲的差不多都是
实例。
, 他曾率领我们到杭州几所优良’的小学和中学去作施教实,习- ,
而那些中、小学也要求俞师作施教示范。因为俞师是当时国的小
学教育方面的权威,那些学校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关于俞师,还有一件事值得在此一提,就是他对无线电有深
入湖研究,不论在理论或实际方面,假使我们有问题,他都给我
们解答.

六、庄师泽宣
庄泽宣老师是中途到母校来的。他当时的健康似乎不十分好,瘦瘦的,脸色也有些憔悴,但是他授课和指导研究却极为认真。他担任的课程有比较教育、教育史和中等教育。
我的毕业论文是在他指导下完成的,他那时对社会组织与教育之间的关系十分注意,因此,他所指导研究的几篇毕业论文都是有关这方面的。我当时替《东南日报》的副刊《沙发》写了一篇小文章,内容是有关唐诗中的思乡情绪,庄师看到了,便同我商量,要我以“同乡组织与教育”为毕业论文的题目。由于搜集资料的困难,尤其是那个时代同乡意识己日趋淡薄,同乡组织也日趋衰薄,那篇毕业论文实在没有写好。
在同系同班同学中,我今天还能记得起姓名的有潘凤韶、王承绪、蒋廷黼、王益良,胡绳系、谢武鹏、杨雪清、周庚和、姚芳英、陶秀良、邱璧光、刘淼华这几位。

*作者一九三七年浙大教育系毕业,现在台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