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竺校长

怀念竺校长
刘奎斗

一九三六年初,刚与止海来的大同大学篮球队赛完球,立刻
在体育馆聆听刚上任的笠校长训话。他家乡口音比较重,实在使
我这个北方人无法完全听懂。但是,他却ti~时诚恳、慈祥的态
度,以及一再说到母校校世!!“求是”,令我永铭子心。
一九三六年,大一同学入学后,实施军事管理。我们曾受过
三个月暑期军事训练的同学,被教官挑出十三人,指派为队长、
区队长和小队长。每周一至周六早上在大操场上升版时,笠校长
必定亲临,我每天要向他敬礼,报告到场人数,直到一九三七年
暑假。这两年间,听他训话时间很多,得到他的教益也很多。
一九三七年七月,抗战军兴,秋季开学后,我常代表学生自
治会拜见笠校长,请教抗战中同学们应傲的事和学校与同学间的
配合,以增强抗战力量。当时,敌机常来轰炸杭州,同学们多到
防空洞躲避,我看到空校长常坐镇办公室,有时我陪同他到校区
各处察看同学们躲警报的情况和校警布防与警戒等,希于不幸遭
到轰炸时损失最小。在敌机轰炸下,他那种大无畏精神,使同学
们镇静如常。杭州数次被敌机轰炸,母校同学们都能安然无恙,
皆堂校长之赐也。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杭州遇敌机空袭,无法读书,学校迁移
*作者一九四二年浙大机械系毕业,在台湾任森美工程公司董事长。
…一一一-- -- 一一一二
到建德.当时,上海保丑战激烈,许多人认为,在日本空军及战
车绝对优势下,只有以游击战制之,于是我和九位同学f 应军事
委员会属下的游岛总族之邀,决恋者肘投笔从戎,参加游击队。
当我向全校长辞行时,他如慈母般的瞩咐我小心应付强敌ι 在打
游击期间, f军逢危险万分时,我便想到他的嘱咐,以最大的镇静
度过危难。\ . 川; I
_:_九三九年,我在陆军机械化学校技术学员队毕亚后,即参
加了当时机械化部队陆军第五军。经过湖北第一次会战租昆仑关
战役之后,看看一时抗战不能结束,乃于一九四0年春函星空校
长请求复学,并由电机转习机械斗蒙笠校长函复照准,于同年儿
月闯到遵义学校,并拜见笠校长。他仍以慈母般的态度,慰问我
打了三年仗的辛劳,并赞成返校完成学业。
一九·四三年,我应机械化学校的队长唐铁城少将之邀(遇时
为军政部机械化司副司长〉,随其ill印度成立战车部队,由印缅
反攻回国。在赴印度时,途经遵义,停停留几天,并去拜见笠校
烁。她请我吃晚饭,特&地杀了〕:只~-母炮、他的公子也正到遵义
看望他〈当时职阶是中尉〉生我们在一盏菜油灯的微弱照明下共
餐。空校长对我再次从军远征印缅随感到高兴,弟,给我很多鼓励
的调l示。临别握手时,紧紧抓着不放,无言中似乎希望我不要一
去无归,而能胜利还乡。
一九四四年三月三日,在缅~t反攻战中,我参加的战车部队
将敌十八师团打垮,冲进师司令部,掳获该师团的大印。我盖了
一个印模寄给笠校长,并报告反攻的情况。他回信说,寄去的印
模和信,张贴在布告栏中,供同学观看,认为这张印模大大鼓舞
同学们的士气,同时也给我很多鼓励的训示。
一九四五年夏,在重庆公共汽车上,忽然遇到主校长,给我
第一个印象是,他显得比两年前在遵义时苍老多了,人似乎更瘦
小些,因为汽车挤,我们都站着。他见到我第一句话便说卜,毛“你
不是到美国深造了吗?沙我只有苦笑地说1 -“因为时局的变动,.
原拟赴美而未能成行牛”大概他早就听到我从印度回国卫i 参加黯
军机械化第二批留美专习-战车设计制造的消息。车到站了,两λ
匆匆别离-在我脑中?直念念不忘的是校长老了,一个著名的国
立大学德高望重的校长,乃与一般人挤公.共汽车,这种刻芳精.
神,若不是我亲眼看到是无人会相信的。
一九四八年四月,我在南京中训团接受联勤运销¥厂长训练
〈当时我是第四汽车机件制造厂长〉,训练结束后到杭州,我去
看老同学史汝棒,给他介绍女朋友《我的姨妹〉,同时也到母校
拜访笠校长,可惜他公出,未得聆教,不料从此就再也未见到他
老人家了。
我以工学院学生而能常聆;好笠校长的,教诲,都是当时浙大二
十九级军事管理和抗战所给的机会。、他在最艰苦的八年抗战中,
领导浙大,一迁建德,二迁吉安,三迁宜山,四迁遵义,同学们
虽尝尽千辛万苦,吃不饱,睡不好, 、但仍1日埋头苦读, - 弦歌不
级,这都是坐校长伟大精神的感召。)九四五年,我与笠校议最
后一次匆匆陪见,迄今三十七年多了,他那艰苦卓绝的办学精神
和循循善诱的教言,好象还如眼前一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