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湄潭 郑家骏

忆湄潭
郑家骏
*作者一九四八军浙大化学系毕业,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堪萨斯大学教授。

湄潭在贵州的中部,是一个风光明媚的小城。抗战时,浙江大学理学院和农学院从杭州经广西宜山迁来,学子有幸,从一个人间天堂搬到另一个人问天堂,也许当初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如今回想一下,能有福气在这个地方往往,真是前世修来。
杭州之美在西湖,湄潭则美在湄江之滨。前者象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女,后者则是个绰约天真的村姑。刚到杭州的人,会很快喜欢杭州, 可是到湘潭的人越住久越是欣货它的’美,这种类是一朵芬馨的小花的美,是一种纯静的小诗饰美,它不招德人们τ注意,可是这种类最隽永,最令人怀念.
湄江实在不能叫江,只是一条不太宽的洞,环绕在县城周围,河水澄澈,岸旁清翠欲滴。有的地方相距不过几十处尺,为气大点的人,常常可以显个本事,捡块石子掷过河羊。
傍晚的时候,人们总喜欢三三两两出城到湄江边去散步。湄江在城南转一个大弯,朝东流,江的中央有一个小岛,岛上长满了树也; 由于岛上人迹罕至,那里就成了鸟的天堂二成于成万的:鸟在树上锥巢。夕阳西下时,波光涟瓣,一群〕群的鸟飞回来,时而绕个大圈字高翔,时而绕个小圈子低飞,清风徐徐?鸟语嘟嘟,住在湄潭的人管这叫“百鸟归林”。
泊江边有许多大水车,这种水车约有两、三层楼高,用木条、藤子和竹管做成,在两个并列的大木圈中横连上几十条→端开口的竹管,水车木图的下边刚刚浸入水面,藉流水的冲力把竹管装满水,朝前推的一般劲使水车旋转不息。竹管的角度做得极巧,~~下丽的竹管轮升到水车顶上的时候,水就自动从管子里流出来,注入旁边的水梢中,贩事到岸上的大贮水均里。水车都很有年纪,转动的时候跟中间的轴摩擦出一种咿咿哑哑的声音来,
刚到湄潭的人总是给这种声音吵得晚上睡不着觉,住久了又会觉得它象一种悦耳、亲切的催暇声音,没有它反而睡不着觉,白天在水车下面昕起来更象老友的低诉, ;现在回想起来恍如仙乐。水车的木头给水浸久了颜色变黑,在阳光照射下黑亮黑亮的,古朴得真可爱。浙大的学生们常喜欢坐在水车旁看书,或者躺在草地比上看水车慢慢地转,昕水车慢慢地唱。世界上也许荷兰的风车可以和源源的水车比一比。我没有,到过荷兰,不过想象中我总以为风牢不及水车来得有诗意?更能与自然合为一体。
离城不远有个观音洞,洞口不大,藏在一个山谷里,清静无比。洞旁有一副很有禅意的对联,是根据观音大士来会意的2"音亦可观,始信聪明无二理。佛何称士,方知儒释本同源。”
这不知是哪一位贵州才子的大手笔。洞中有一条地下、河,满面只有在观音佛像案桌旁的一段是露出来的,据称此河通湖南,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去考实,可是有人跟新来的人这么讲,真是布趣5 小河对固有岩洞,洞中曲曲折折,分岔极多,故友王闻农兄曾和另一位物理系同学进去过一次。他们俩人拿了一大堆火把钻进去好几个钟头,沿路做好回程的记号,等火把快烧掉一半肘尚未见底,赶快退回来,后来没有听说有人再去过。观音洞外谷中一片树林,有一e次我们几个人去玩,远远看到我们的英文教授黄老师穿着长袍,手执一卷线装书,背着手在林中悠哉游哉的散步,在阳光照射下的林子里,看过去真似神仙中人。
湄潭县原有四个城门。南门在修马路时给拆掉,东门很小,大学女生宿舍就筑在东门里的山坡上。男生宿舍在北门外,由城里去男生宿舍可以经北门折东,或者登山坡穿东门折北,再下一个坡就到。那时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典故,男女同学情侣在一起放步叫“开车”,男的是“司机”,女的就成了“车子’。这样两人一齐走上女生宿舍,就成为古诗十九首里的“驱车上东门”。东门外的小山坡可并不富有罗曼蒂克的气息,那是湄潭政府从前刀砍、后来枪决棒老二(士匪)的地方,胆子小的人,晚上从来不敢在这里走。
学校理学院的教宝大多在城里,另i一部分和农学院在湄江对岸,上下课时整个城里都看见学生走来走去,遇到乡下人进城赶场的日子,拿着书木的,提着肉、拿着蛋和蔬菜的,就挤个不亦乐乎。
湄潭的城中心有一个很宽的十字路口,几乎每天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个地方。这里是乡人进城摆卖瓜果的地方。别看这地区偏僻,四季瓜果’l巧’丰盛得惊人。硬柿子,金盖梨、木瓜梨、洋桃、栗子、李子、桃子应有尽有,价钱便宜得人人都能买一大堆。;乡下人不象城里人那样会做生意,瓜果有的论斤卖,有的论碗卖。
如果你有本事能在碗里堆放比别人更高更多,乡人不但不以为意,而且哈哈大笑,高高兴兴卖给你。金盖梨和木瓜1梨上市的时候,我们有几个宝贝要吃最新鲜的,就临时组成一个. -~~吃梨团飞远征乡下人的果园,象猴子一样爬到树上去吃。在树上摘梨吃不要钱,临走时再跟他们买一大堆带回家。朋友,如果你不知道新鲜梨的水份比熟桃子还多,你一定没有爬到树上去吃过梨。洋桃或称猿猴桃,约有两个桂圆那么大,长圆的,外皮棕黄色,有短毛,剥开薄皮里面是碧绿的,芬芳可口。
离开湄潭后一直没吃过。前些时在美国超级市场上看到由澳洲运来的一种Kewi-Fruit,标价并不低, 看着和洋桃一样,买几个回来,剥开一看,可不就是洋桃。湄潭的洋桃怎么会和澳洲的一样,而别处反而不多见,我一点也无法解释,只是这么一来,搞得内子和我更加思念湄潭了。

《忆湄潭 郑家骏》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