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校西迁记——从杭州到湄潭

随校西迁记
——从杭州到湄潭
蔡致谟
·作者一九四一年浙大园艺系毕业, 现在台湾。

一九三七年七月,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土海战云密:
布,日本飞机在我的故乡扮虹投过三次炸弹,第三次轰炸正遇两
辆客车在松江火车站会车,一阵烧夷弹,烧死了八百多难民,人
都烧成了焦炭,触目惊心,惨不忍赂。正是那天,我收到母校的
录取通知单。
搭火车往杭州去,颇非易事,沪杭线上,北上南下的火车全-
塞满了难民。有的人以为租界安全,往上海逃难,可是在上海的
人又认为这次是长期战争,逃往内地,才感安全,因此造成火车
的空前拥挤。客车的门早给行李堵塞住了,我从窗口爬进火车,
车厢里也堆满箱笼行李,挤满了人,无站立之地,只好弯着腰,
手撑着窗板,斜倚着,足足受够了五小时活罪,才算到了杭州。
到母校报到注册,才知道大一搬西天目山上课。西天目山在”
浙江于潜县境,校车把我们送到西天目山山麓,再步行约一小时
的山路,看到一片红色围墙,掩映于苍松翠柏间,门前红墙上高
高地写着“禅源寺”三个大字。从侧边山门进去,又是一排石-
级,拾级而上,只见殿字轩敞,房屋数百间。禅源寺是浙江著名J
古刹,有和尚百余人,虽然增加了我们百余个大学生,宿舍、教;
宝、膳厅、阴雨操场全有了,倒也不觉得挤。饮水是山涧清流,
可是没有电灯,后来从杭州!搬来了一架发电机,自行友也。但灯
盏太多,光线暗淡,训导处为顾全同学目力,晚上在教室里增点
汽油灯,以供自修。我们的教室是庙里新建的一座楼房,名“拾
翠楼”,四面回廊,凭栏远眺,可以看到山上松柏耸天,满山青
翠,山腰里烟雾纷纭,听瞅惆鸟语,铮踪泉声,颇有超尘出俗之
感。每当空闲的日子,我们结伴爬到·“仙顶”,游遍山上名胜古
迹。仙顶是西天目山的最高峰,海拔一于五百公尺,建有开山老
祖的佛殿。禅源寺后不远,有几间小房子,据说是昭明太子读书
处。
在禅源寺上了三个多月课,杭州危急,闯悉校本部己南下到
了建德,西天目山的教授们深恐日寇西侵,切断交通线,与校本
部失去联络,也决定离开西天目山,’与校本部会合。我们的行李
交,总务课押运,女同学和教授坐船,男同学则由军训教官率也
荷枪背弹,行军南下。那时正是十二月天气,我们穿着藏青呢新
制服,整队而走,服装鲜明,步伐整齐,引起沿路居民驻足而
望。行军到桐庐,才搭上小汽轮南下建德。
校本部己决定因迁江西泰和,大家先趁船到常山,-从常山步
行一天到江西玉山,再搭火车去棒树镇,
在玉山等了两天,好容易包到了一辆火车,只有两节是客
车,当然由教授和女同学乘坐,男生只能坐铁篷车。我们坐的一节
‘车厢,以前曾遭轰炸,弹痕累累,车小人多,无法躺下睡觉,没
奈何,大家只好把腿裹在被窝里,背倚铁壁或互相背靠着背,胡
乱闭目养神。离开玉山时,天快黑了,朦胧中只觉得车行甚缓,
一觉醒来,天刚拂晓,昨夜大概结过厚霜,我的背己冻僵,只觉
满身冰冷麻木,原来昨夜靠铁壁睡着了。我氢穿着呢制服、呢
:大衣,可是身上的热气全给铁壁吸去了.别的同学也都在这种感
:觉,大家赶紧拉开铁门,下车活动筋骨,才使身体暖和了过来。
到桦树镇下车,再换船溯赣江而也到吉安,暂借古安中学上二
课一周后,举行学期考试。吉安中学在白莺洲,是赣江中一个小,
岛,杨柳堤岸,立高处遥望江上,只见自鸟回翔,帆影明灭,若
当落日时分,半天红霞,衬托出一片修竹,看倦鸟归林,雀噪鸦:
邸,又别有一番景象,风景秀丽如此,难怪宋朝大儒欧阳修要选.
这个地方来讲学了。
考毕往泰和,泰和是赣江边上一小县,盛产米谷。浙大校址’
在郊外,都利用公有建筑,大一宿舍和教室都在大原书院,是-·
批庙宇式的高大房屋,听说明时大儒王阳明曾讲学于此。此外,
利用孔殿、祠堂等做办公室、图书馆和其他年级的宿舍和教室,
总算勉强敷用。我们的校舍既不集中,又不显目,故相安无事。
上课一学期,南昌又受敌军威胁,学校当局决定再度西迁广西宜
山。这次迁校,恰逢暑假, 1教授、同学分批自动前往,有经辞株阳
铁路到湖南衡阳,游览衡山胜景后,经粤汉、湘桂两铁路南下桂
林的,也有从古安搭公路车到湖南零陵,再改乘火车沿湘桂铁路a
往桂林的。我坐船溯赣江丽上经赣州大庚,翻过高山梅岭关,到.
广东南雄,再JI~!北江而下到三水,转入西江到广西苍裙,然后换二
乘小汽轮循柳江到柳州,再换公路车到宜山。这真是一次暑假大
旅行。我看到了曲江的雄险和高要、苍梧的繁荣,山光水色的欣、
赏,更不在话下。
宜山城不大,东门外一华里处,有一LJ 字形大建筑,叫做标
宫,是昔日练兵之所。前面有才广大操场,足可容纳二、‘三千人
操练。操场外,龙江蜿蜒南流。标营靠郊外的三面,砌石墙围
护,墙上嵌满确堡,当年是为防土匪冲入而设,后来,这些调堡
和龙江边上的岩洞,就成为我们的防空洞。
t 校方指定标营作二、三、四年级宿舍,偌大的操场正好修建:
教室。我们的新教室是竹架草顶,箴席为壁,泥地,简单样素,
十分凉爽。办公室、图书馆、女生和大一宿舍,以及一部分教室;
我域内文庙,与标营问步行十分钟可达。
宜山物价稳定,大家又安下心来读书。一九三八年寒假,学
生自治会发起义演话剧募款劳军,激励士气,三日问募集四千余
元汇缴政府,报上以大号标题发布这个新闻,因此启敌人之忌,
在一九三九年二月五日遭到了一次大轰炸。,·;·
旧历新年刚过,南国的气候已是和风送爽,冷暖宜人了。
那天正逢星期,许多学生趁此假日举行郊游野宴去了,我和一部
分同学在标营补课,恰恰躬逢其盛。十时左右警钟响了,那天我们
深具戒心,因前一天(二月四日〉警报时有十八架重轰炸机飞过宜
曲,并未投弹,事后消息传出,贵阳市区被炸,死伤惨重,所以
我们一听到警报,师生就离开教室。不久紧急警报来了,我们已
不及远避,急忙往龙江边上找石洞躲藏,刚到龙江边上,就听得
机声隆隆,仰头一看,又是十八架重轰炸机,排成队形,飞临头
顶时就闻嘘嘘乏声刺耳,知道不妙,连忙找石洞避藏,爆炸声早已
此起彼落,岩石也为之震动,有上沙土摇落,寨主挺有声。渐渐机
声远了,我跑出洞口,刚舒了口气,忽闻机声又近,原机折回,
又是一阵弹雨,如此凡炸三次,敌机才扬长而去。回到标营,我
们大二宿舍己是一片瓦砾堆,后来土木系同学做了一个平面侧
量,发现共投弹-百零八枚,以标营三幢宿舍做目标,但只命中
一枚,未爆炸者一枚,后由工兵挖去。
最奇怪的是全校师生八百余人,元一受伤,若一定要说有受
伤者,那末只有大三的一个同学,被炸弹炸起的小石擦伤额角,
仅是皮伤,并无大碍。事后大家讲述遇险经过,有一位同学轰炸
时伏卧在标营确堡外的坟地上,当第二次敌机折回前又跑了数十
步,换了一个位置,回头看到第二次炸弹竟有一颗命中他先前伏
踏的地方。一位同学看到另一位同学在敌机临头时才从宿舍里跑
出来,弹落时见他伏在一个土墩上,炸过后再看时,已不见人‘
:影,以为他一定遇害了,走过去细看,只见那地方土壤在动,原
来一颗炸弹飞来,把田里的土壤炸了起来,把他埋iJ土里去了,
连忙把开土壤,拖他出来,竟丝毫未受损伤,只是满身泥土而
已。U 字形房子后面有几间小屋,是我们的医院,当时有二、三
位同学在养病,敌机来袭时仓惶跑到确堡里,虽饱受惊吓,但皆
1恙。谁相信这么多炸弹竟没有炸倒一个人,是奇迹,还是天意
要浙大师生担负起一份神圣的抗战使命,而保全了他们的生命。
第二天,日寇在汉口广播,说二月五日的轰炸,炸死浙江大
学反目分子很多云,学校当局知道这消息后,连忙发电报到上
海,在申报上登了一则启事= α浙大被炸,师生均安。”
一九三九年秋,广西宾阳昆仑关战况激烈,双方都以最精锐
部队作殊战死。我国方面以荣誉师为主力,日寇方面以圾垣师因
为主力,拉锯战惨烈-昆仑关被敌人冲入九次,又丸次被我军逐
出关外。宜山已不能安居,校中又有北迂贵州遵义之议。
.,…t户从宜山迂遵义,是在一九三九年秋天学期中途,. 图书仪器装
运费时,贵州交通素称不便,加以当时军运频繁?预科将费时三
个月,方能上课。学生自治会乃发起组织战地服务’剧,往昆仑关
前线劳军,工作项目有演出街头剧、杂耍、歌咏、救护、代将士写
信等。他们和司令部在一起,本是前线比较安全的所在,不料工
作一个多月后,有一天,有小股敌人突破一点,冲关进来,由摩
托他部队沿公路向迂江冲锋突击,想直捣柳州,前线司令部也猝
不及防,顾不得战地服务团,纷纷远离公路向两侧撤退,战地服
务团团员也四散逃命,陆续回到遵义,却少了一人,这就是哦们
三十三级农化系同学戴行约见。
小股帘扰的敌军摩托化部队,终因突破口又被我军堵塞,后
.援不继,全部被歼,宾阳前线又入对峙状态。学生自治会立即派
了二位秘书往证仑关寻访,大家以紧张心情等待他的消息。他的
信来集了,说z 前线十分混乱,经多方’打听,获悉在一个防空洞内
有一具尸体,连忙赶往辨认,尸体业已腐烂,而目黝黑J 五短身
完成大学教育。回顾母校选择新校址的条件是: (→〉有公有建
、筑可资做校舍,〈二〉物产丰足,食品价格低廉,〈三)偏僻而无
军事价值.因此都选较小的城市,使师生能安定生活。当我们听到
昆明某大学学生因无钱生活,竟在饭馆中吃“霸王饭”时(按即
吃了饭,悍不付钱〉,暗暗感激学校当局选择校址的明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