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与航校争夺篮球冠军大战

浙大与航校争夺篮球冠军大战
李永炤

今年二Jj 闷,在台北沈曾荫学族的府上聚会,与刘奎斗理事
长和其他七、八位学长闲聊往昔在杭州的篮球赛,重拾旧事,趣
味盎然,刘学长嘱弟写稿投登通讯,做一次历史性的追忆。
这是一九三七年春天的一场球赛,距今已是四十六年前的事
了。师友们常常乐于追述这一球赛事,笔者和刘奎斗学长、冯元
瑞学长等都是当时球队的成员,见了面都感到时光倒流,回味无
穷,特在此补述一下,以飨各位学长。
比赛的前一年,浙大刚刚经过一次学潮,由笠可{il! 民前来接
任校长,当年浙大只有三个学院,文理和工学院在杭州市内大学
路的求是湖畔,农学院在东郊华家池,但同学们大都住在求是湖
畔的宿舍内。那时全校师生总共只有八百余人,可以说大家声气
相通, 即团结奋发。学校方面,人杰地灵,算得上是东南数一数
二、人才茶萃之所。只有三育之中的体育则碰上了“对头星”
-一中央航空学校。篮球尤不例外,每年争夺浙省冠军,总是他
我二雄相持,而八成是我败多胜少。
当时体育系主任是舒鸿,他在美国吞回大学专攻体育卫生,
春田是全球篮球的摇篮,也是他所擅长。他点了我f门的将,认为
十位球员中机械系民二十六级占其四,这四位球员很快就要毕业
·作者---·7L ~ -七;二浙大机械系毕虫,在台湾从事航空工d~ o
离队了,乃下定决心要在这年的浙江省运动会中争取篮球冠军。他
甚至在上年冬季特地坐沪杭铁路夜车去上海看美国明星队的表演
赛,回来后向我们介绍当代崭新的一柿打法一一人钉人防守法,
打起来非常吃力而辛苦,但这是一种新技术,足以出奇制胜,问·
我们干不干,这是要他很多时间和体力去练习的。母校功课扎实
是众所周知的,所有参加校队同学不得有功课补考,因此大家沉
默了好一阵子。当时笔者是队长,义不容辞,首先表示愿意,大
家也全跟进了。当时议定秘密练习,对外其他比赛时一概仍沿用
那时常用的五人区域联防法。
浙江省春季运动会在风和日丽的杭州梅东高桥体育场举行,
,进行到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项目,全省篮球冠军争夺战,果然是
由我们浙大出战中央航校。
舒师是大会总裁?'.J ,不能分身前来担任临场教练,这份责任
就全落到我这个队长身上。当时笔者困感紧张,而队友们似乎更
紧张。我们先在母校体育馆作热身投篮,每个人都出了汗才收
兵,再乘校车赶往梅东高桥。进了体育场只兑人山人海,挤也挤
不进去。当时裁判己二次宣布出场,我们才算挤上,已无时间跑
篮就开始比赛。我们排出前锋刘奎斗、刘达文,中锋李永熠,后
卫胡广家、吴廷环。转眼一看对方球队,锋将范干卿、柱身.~华,
中锋储德育,后卫为j 润田、黄飞达,都是以前碰过头并胜过我队
多次的沙场猛将。
写到这里,笔者要对杜兆华、储德育、刘润田几位飞将军肃
立默敬,他们早在对日抗战中已先后为国捐躯,壮烈牺牲。
再环顾四周,这一室内球场层层叠叠挤满了观众,平时可容
三千人,今日恐怕越过了五千,那时盛行一位裁判制,这天特别
跑上海聘来两位,采用了少见的双裁判制,气氛便分外紧张。峭
音一响,开始比赛,或们立即使用新绿就的战法,一阵猛抄猛
.攻,对方醒悟过来,叫第一次暂停时,已是十二比0 落后很多
了。那时的规则是,每进一球必须由双方中锋在中圈跳球,球赛
进行没有现在那么迅速,双方的分数也比现在少,这一落后已是
相当大的了。此后你来我往,我队始终领先,场侧母校和母校高
工的同学们更喊破了喉咙?为我们加汹。打到三十五分钟时,我们
还以十六分领先了一大截e 可是在场五人己感精疲力竭,难于支
持,舒师又不在旁边,我怎么办?只有叫暂停。休息-分钟后,
对方已窥破这点,马上三上三下,轮番换将,横冲直撞,把分数
一分分追上来。我又叫暂停,大家略喘口气。然而一分钟后,虽
然力拼也难阻挡他们,只得一次接一次,多叫了两次暂停,忍痛-
被罚两分,也替换了一、二位上来,全力遏阻。时间分秒过去,
好长的五分钟呀,终于哨音长鸣,结束了一场大战,我队勉以四、
十八比四十四获胜。同学们欢声雷动,几乎震破了梅东南桥体育-
馆的屋顶。
曲终人散,我们拖着疲乏的脚步,爬上校卒,驶往求是湖。
同学们三五成群步行回校,却不料半途上出了小小的流血事件。
原来有几位高工的同学在回程时,看见一车车穿了军服的航校学
生,坐在敞篷的卡车上经过,不禁指指点点,炫耀我们刚才得来;
的胜利,其中一车停了下来,解开帆布腹带,挥舞着打他们,腰
带的一头是黄铜制成的,打在头上,几位高工同学的脑袋便开了
花。这件不幸的事顿使两所学校的关系紧张起来。学生们都是少
年气盛的,偶一不慎,就会造成掀然大波。
一两天后就是纪念周会,空校长亲自主持,亲自演讲,想不
到他讲的竟是这次球赛。大意是这样z 那天他也到梅东高桥体育
馆去看,但人太多了,挤不进去,他并没有离去,就守在门口
l!斤,一上来只听见大声欢呼,声音高而不太齐一,想来是我们浙
大旗开得胜,占先了。稍后听到整齐划一的啦啦队和不太齐一的’
欢呼声,此起彼落,想来分数也呈此起彼落。后来,越到后来,
只听见航校学生那种有训练、有组织、整齐划一的啦啦声,我何
』这边变得鸦鹊无声。不好了,不好了,直到鸣笛声起,一片欢呼
声忽又响彻云霄,知道最后还是我们浙大胜利了。我们的啦啦队
多可爱呀!我们的球员好辛苦呀:但是,无可否认的,我们学校
的缺点,体力和耐力都远不如航校。同学们听了都很感动,空
侯,犬家长,和同学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又过了几天,纷纷传说航校代理校长蒋坚忍先生来拜访堂校
长,大家猜想一定是前来道歉的,有元其事,笔者不敢肯定。不
过,那天堂校长临时邀约蒋校长打网球,也把笔者唤去,在工学
院网球场参加了双打,确有其事。只记得当时围观的同学真不
少,球场里里外外,欢欢喜喜,一片祥和。空校长处理这件因篮
:球赛而引起的纠纷, f七干戈为玉扇,了无痕迹,我们学生万分敬
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