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湄潭、永兴教学日记片断(1940-1944)

《浙江大学在遵义》

遵义、湄潭、永兴教学日记片断
(1940-1944)
冯斐

1940年10月28日 遵义
  今天批阅试卷,英文最高分数是79分,最低0分。近年来工科出路好,考这门的学生增多。为此,我校理学院不得不再一次招生。

1941年1月16日 星期四 雨
  昨今两天除各上六堂课外,下午三至五点,安排学生依次来空闲的教室面谈,每人五分钟,并叫他们随带我改过的作文,由我释疑,他们还可以提问或提出意见。
  有的说:“我自学英文以米.没有见过你这样负责的教师。我想我们这一年将有长足的进步,你真好。”
  如果这是我额外忙碌的价值,我也心甘情愿。他们有时送些课外作业来改,忙是忙,而阵阵偷快涌上心头。

1月31日 星期五 睛
  过去两年教两三班大一普通英文共百余人,还没有今年教十余人的先修班忙。那时每隔三周叫他们作一篇文来改,别的如考卷就只评分不给改了,现在怕他们考不取大学,这考卷也改后发还,叫他们仔细看看怎么错的,应如何改正,不明白的地方,还可以带来在personal conference(个别谈话)时提问。我认为接近学生比单纯指责他们好,这样教学效果会好些。

11月16日 星期日 睛
  下午三点,校长来永兴视察,并召集教员座谈。张绍忠教务长报告教务,特别提到不要提前举行大考,这显然指的是我。我因暑假去渝,欢送友人A赴美深造,补好课提前一周考完。这可能影响我之提升,我必须提前完成论文来弥补。

12月12日 星期五毛毛雨
  下午开英文能力分组座谈会。

12月21日 星期日 阴转睛
  上午九时十一时监视英文编级考试。一般程度偏低,多半是入门时基础没打好之故。中学教员应负部份责任,外侮、内战、流亡生活当为主因,怪不得学生。我们应当补好他们这一课。

12月23日 星期二 阴
  分工合作,编级考试试卷由我计分。三百份中最高成绩是75.5分,由外文系学生获得;最低的是3.5分。以20 分至30分居多,及格者仅六人。

12月24日 星期三 晴转阴
  日前我已告知班上学生,我拟将讲义中的小品文《The New Cat》(新猫)改编成独幕剧,叫他们排演,以练习英语会话。昨、今两天开始写。动笔时发现从未料想的困难,做个作家不如想象的容易。今晚总算了却这事。

12月25日 星期四 雨
  为誊写、油印剧本和分配24名演员,又花费一整天。要认真教书,就会忙个不了。

1942年1月5日 星期一 雪
  接逵师来信,推荐我去云南大学任讲师,并附诗数首。
  一、分居:
  多饶落叶知薪桂,兼吃山薯惜米珠。
  衣恶面囚心自在,吾家苦乐与人殊。
  劳力求心逸,难中宝健躯。
  朝兴同早乌,胼手事庖厨。
  饥甚儿啼急,雨多妻浣忙。
  石刀开废木,煮酒医心伤。
  二、咏史:
  三家富贵万家哭,一世英雄百世奴。
  原毁求全谁责己,防川防口总堪虞。
  (他留美时的英诗激进,甚得史沬特莱的赏识)

1月21日 星期三 阴
  女生计瑞兰来,问我想叫她在级办茶话会上用英语讲点什么。她的表演技巧和流利的英语,足以主演《新猫》。在排练中她十分出色,我就决定叫她充当主角。

1月23日 星期五 阴
  明晚先修班开茶话会,请我指导。我想用英语讲些有趣的故事和笑话,以增强他们的听力。我用英语讲课也是为这。这个会是我建议开的,是想学生们都不怕羞,用英语表演节目,达到练习的目的。

1月24日 星期六 晴
  茶话会会场布置成马蹄形,略备点心。节目数十个都很精彩,尤以(新猫)和《欧州理发店》(The European Barber’s Shop)使人笑得肚子痛。

1月25日 星期日 睛
  上次学生开“讨孔”大会,耽搁了半天课,校方下令今天补上。我校在西迁环境艰苦时,也持续开课,成绩显著。英国李约瑟曾夸我校为东方的剑桥。

1月27日 星期二 睛
  贵州人费培杰先生教的英语语音学班,开英语演讲比赛会,邀请我们几位英语教员去作评判。发音不准的占一半。但我仍然赞成多开这样的会,鼓励学习热情。任何好工夫都是从粗到精练出来的啊!

3月10日 星期二 阴转睛
  某生将德里生的《迎新颂》译成中文请我修改后,用我之名登在他们办的壁报《先声》诗栏内。过了一周我才发现,忙叫他改用他自己之名。

3月11日 星期三 阴
  为若青索取借读毕业证书事去找张荩谋教务长。谈及课务时,他盛赞找之个别谈话教学方法。他曾间接批评过我,表明他办学严肃认真。我则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

4月6日 星期一 晴
  下午三至五点,等学生到课室作个别谈话,轮流进来,各谈五分钟。这样,不费他们多少时间。主要听取他们的意见,指出他们写作中错误,加以解释,不再重犯,改后,叫他们重抄一遍,以加深他们的印象。他们普遍赞同这种面对面的个别教学法.我希望不是客气,而是真心话。

4月9日 星期四 阴
  评阅作文或试卷时,我首先只划出他们的错处,让他们自己先改,然后叫他们在个别谈话时带来讨论而改正它。这样经过反复思考,我想会更有进步。如果他们课后不钻研,我多花时间可能白费。

4月23日 星期四 阴
  张医生告诉我:“学生说你比去年更严,常常要考问他们。”我想,问答更能加深他们的理解,锻炼他们听说能力。
  我要求教务处组织学生无记名对我之教学陆提出批评,他们说,不必,有则直接向我说。

6月24日 星期三 雨
  今年各大学招生早,有些先修班学生不能参加大考就得去重庆投考。她们纷纷请我在纪念册上题词。

6月25日 星期四 晴
  ×生将学过的一课译成中文,请我修改,花去一个上午。

7月25日 星期五 晴转雨 遵义
  暑假到了,永兴分部女同事各奔东西。清晨,我乘凤岗开来的汽车到遵义校本部度假。木炭车多次抛锚,晚餐时才到。在杨柳街宿舍楼上走廊开铺,以防臭虫。

7月28日 星期一二 睛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第16教室,参加阅卷。只是里面已有三桌人,我系教授、助教都比我先到了。讲师仅我一人,女性也只我一个。贵阳考区成绩比遵义地区好。中午,校方请阅卷老师吃饭,每桌140元,质量并不佳,下午继续批卷。

8月20日 星期四 睛
  下午三点赴俱乐部参加外文系教师联席会议,讨论下年度各级学程及教员入选。

10月2日 星期五 睛 湄潭
  按校规,三门课不及格就降级。一同乡女生,请求我给她及格。她不谅解我之苦,只是哭,等我达六小时之久。今晚,她笑嘻嘻地告诉我,数学已经及格,没有降到先修班的危险了。我也为她高兴。

10月8日
  学生给教师最坏的印象是缺课。注意听讲,考不好,情有可原。程度好些,自命不凡,常缺课,临时抱佛脚,考不好是必然的。我愿意改课外作业,但是即使是我最喜欢的学生,我也不答应透露试题范围。徇私舞弊,向来是我坚决反对的。

10月26日 星期一 睛
  今天正式上课。本期排我三班9小时课,单日两班, 一是先修班,一是文理师班。明天轮到工学院这班。我一贯的教学法是:第一堂叫学生用英文填写姓名、籍贯和毕业中学,其次是发讲义,要求他们预习。首先略看一遍,获得大意,第二遍看每段大意,第三遍查字典,划出不懂之处,以便正式上课时注意听讲并提问。我一再声明,我们的关系是上堂师生,下堂姐妹小弟弟,共同研究,改进教学。余下的时间是出题作文。四年来,这种教学方怯较为成功。它协助我首先摸清了学生程度,便于教学。在此,我应特别感谢陈逵老师的教导。

10月31日 星期六 阴转雨
  刚要上床午睡,两个女生来问我课外应学些什么,英文才有进步。我总是劝人多看原文小说,常写英文日记。两位女生中之一是胡院长的女儿胡珊,她谈到三点才走。晚上,一男生敲门进来,希我有空给他修改一篇英文演讲词“Our Economics”(我们的经济学),我答应他明天来取。

11月6日 星期五 阴转睛
  将上一堂课的错误写在黑板上,心才稍安。告诫自己要刻苦学习,真正体会到“学然后知不足”的含义。
  两个教会学校毕业的、英文较好的学生,向我借课外读物,我到书库找了一本小说和一本戏剧给他们。

11月11日 星期三 晴
  原来不是我组的学生,也来听讲,教室满座,继续有人要求转入我组。我不过多改点考卷,但最大问题是要有碍系中行政规划,并影响其他教师教学,故请注册课及班主任去解决这个问题。

11月14日 星期六 雨
  下午两点,外文系永兴分会开成立大会,学生聘请我们教员五人为顾问。轮到我讲话时,我提出两项:一、组织英语会话会,平时用英语交谈;二、组织英语剧团,弥补国立大学学生生活呆板和不能听懂英语之弊。“学而时习之”,才有进步。

11月15日 星期日 雨
  监督能力分组考试并阅卷。

11月29日 星期日 阴
  九至十一点,十余迟到校的学生,要求我补授所缺之课。

1943年1月7日
  电机系学生鲁君,选我作导师。三天前,他说元旦聚餐费是别人垫的,向我借数百元,我只给他一百元。今天,他又哭丧着脸说,怕功课不及格。教书更要育人,我耐不住,便劝告他:“你聪明,英文根底也不错,该专心念书,争取前几名。聪明误用,比笨人更糟。酒肉朋友非但靠不住,而且会被带坏。你哥供你上学的钱,要预算着用。”他揩着眼泪说:“这些话,只有母亲对我说过,如今她死了,我一定照你的话做人。”另外,还有四位导生送履历表来,座谈了好一会。

4月19日
  三点,戴先生引本系教授张君川先生来见。据说张是来永兴指导学生文艺写作的。

4月20日
  中、外文两系同仁请张君川先生吃饭。他善导演,懂英、日、德、俄等外语。饭后的余兴是唱戏。

4月21日
  晚上听张讲演“欧州文艺之主流及中国近代文坛概况”。他说我国文人派别也多,应取长补短,融会贯通,创造荷马史诗般、真善美相结合的光辉巨著,一半以现实为基础,一半以理想求前进。我也早有此想法。他的论点对我之论文有启发。

5月18日 星期一 阴
  教育部决定派大批学生出国留学,资格以学科成绩优良、服务经验丰富之讲师和助教为限。钱宝琮主任嘱我写申请书。留学的愿望又在我心中死灰复燃。我吃不下,睡不着、一骨碌爬起来拟信稿。到晚间给梅、郭、佘三位老师各去快信一封。所怕的是抗战时,派出国的文科生和女生少;还有,便是联大的外文系比我校有名。天若有眼,让我出去,该多美好呀!

5月19日 星期二 隋
  今夭继续做留学美梦,发一信给逵师,请他指导论文。

5月20日 星期三 晴
  消息不一,令人心烦。有的说每年只保送一千人, 三百留英,七百留美。由于军火租借法虽已通过,滇缅路不通,无能运进,改为培养人才。有的说工、医科最重要,文科希望甚少。

5月21日
  为招考赴前线翻译阅卷,校方请酒酬劳。

5月24日
  自本周起,轮着我教甲组英文。我用英语讲解,正确而生动,并以物示范(不知谁后来投稿到香港《文汇报》,称赞这种教学法)。记得那一课讲到扑克牌,我就以牌示范。每当我讲错一点时,我就自惭,直至改正为止。

5月26日
  晚上,学生自治会开游艺大会,欢送译员。以鲁得昌的空中悬人和模彷影星表演最为精彩。
  昨晚,各院系、同乡会等团体开晚会欢送译员,闹到十一点。

7月9日
  喜获梅师复信,措辞太客气。其谦虚、助人为乐之品德,感我至深。我日后对学生也要持此态度。该信原文如下:“手示嘱推荐留学,自当乐于遵命。惟教育部之详细办法尚未公布,故无从着手,想不久即能公布也……贤弟月俸增为230元。

9月30日
  每天清早去后山朗诵英语一小时。课余,译《英国浪漫文学主流》摘要。

11月13日
  批改今天收上来的30篇作文,下堂课发还,以后不再拖延时日,学生总希望尽早看到自己的成绩。

1944年12月14日
  把这本日记最后一页上的名人名言,作为座右铭:检讨过去,把握现在,创造未来。

(本文作者:原浙大湄潭分部英语讲师、浙大30年代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