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浙大农经系在贵州湄潭

钱英男 赵明强

每当遇到40 年代的浙大老同事、老同学,总是喜欢谈起贵州遵义、指沟。这可爱的县城,使我们永远忘怀不了、多么值得留恋的第二战乡呵! 50 年前的··七·七事变和“八· - 二三”战争,相继爆发,流滚硝烟危及杭城。迫不得已,浙大在空可帧校长率领瓦举校l蜀迁。随着战争的发展, 一迂建德, 二迁江西泰和,三迂广西宜山, 1940 年春抵达贵州。工学院、文学院在遵义,农学院、理学院在湘潭, 一年级在永兴。
  当时据海整个县城不大。街道南北走向,长约一公里,东西向仅半公里吓。东门傍山,西门近滔江, |字路口在文庙前。文庙是漏潭的中心地点。浙大同学k 课主要在文庙,活动中心也在文庙前广场们广场两面墙壁上贴满墙报,是当时浙大rr:iJ 学政治、文艺争鸣的阔地。
  1940 年8 月1 日校庆日汀,竺校长致辞,讲述浙大之使命:“…··抗战期中在贵州更有特殊之使命。?去阳明先生贬滴龙场,运成知难行易之学说。在黔不及二年,而闻风兴起,贵州文化为之振兴。阳明先生一人之力尚能如此, f尚以1 ’000 余师生渴尽知能,当可有碑益于黔省。……”农经系在湘潭时期,全体师生遵循“求是”校以fl Ii ,纣合·空校t二教导,从事教学、调瓷、研究,兢1 校庆. H J/i’ε Y.1 8 月l u 、)'; l 927 年第二中ii l 大学成古.之H. Mi真H i主任假期,攸过L 术悴准行纪念、r 1945 . 6 . 2 校务会试决定以4 i i 1 111-1 浙江大学校庆H •三1938 . tl. ; 9 ;气IIr t1Ji ,二付校务会议, lk: 在以.. ;{之fl:: .. /.) 校i/1 1院系慨况269兢业业,未稍懈怠。
  因陋就简巧安排农经系办公室在指潭文庙左侧不远的财神庙。系主任梁庆椿教授以藏扫之多为全校冠。学校西迁,尽管他大量书籍留存在杭城寓所,而携带到据潭的书,还足有两卡车。这些书赋予了农经系以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
  书箱是特制的,统一规格,关上门就是书箱,可以移动、运输;打开门叠置,就是一排整齐的书架、书橱。利用它们作“活动隔墙”,将空荡荡的财神庙,分隔成… ·问问小办公室,由于它是活动的,随时可以移动,变换办公室的大小、方位,别有风味。找-t~查资料也颇为方便。
  钱英男也将自己的藏书放在财神庙,装榄树大书架,开架陈列,任师生翻看、借阅。
  农经系您着这有利条件,先有了-问问办公室和供本系专用的专业小图书馆。在学校图书馆尚未开放时,它发挥了一定作用。而开架陈列的书架里,还曾“安插”过进步学生金孟武委托代藏的《西行没记》,可算是又起了另一种作用。
  师生共多少农经系当时教师阵容很强。自1940 年农经系定居漏潭至1946 年复岚止,先后在系任教的有:梁庆椿、吴文晖、雷男、石!坚白、张德粹、沈文辅、罗凤超、张之毅、张培则、张人价、张国维、叶道夫、王德、崇、蹦哲邦、陆年青‘钱英男、赵明强、陈豪楚、贾健、李秀忌、王培土员、童毓华、陆承棍、张海帆、二E章麟、潘综:苏、韩仙芝等当代|·余位名教授及当时的青年教师270 院系概况(现多已成为教授、研究员、专家) 。
  同学人数亦多,是农学院学生数量最多的一个系,,儿占整个农学院学生总数之半。194命一1946 年,共有七届学生毕业。在永兴入学而在杭毕业的有三届。这样合计,曾在湘潭、永兴攻谈过的共有!届毕业生,总数达298 人,另有研究生14 人。见F表:洒潭时期农业经济系历年本科生、研究生毕业人触表年人数别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合LI·项别本科生7 13 25 28 35,26 33 40 49 42 298研究生3 9 14教学认真方法多浙大是综合性大学。一年级学生不分院系, 一起学习基础学科。这对节省师资、保证教学质量、打好坚实的基础, · 均有莫大的好处。施行学分制和导师制,亦是当时的教埃特色。为此,海内外诸多校友,至今都在呼吁母校领导予以重视,考虑恢复当年那种多院系.多专业,学科之间相互结合、相互渗透的综合性大学的模式,残等亦有同感。下面谈谈农学院农经系教学|二的-些特色。
  农学院学生,在一年级基础课程结束后,力n授七周的暑假课程,有作物通论、园艺通论、森林大意、蚕桑泛论, 畜牧通论及农业经济等六门农业课程,使学生了解农业范阁及结构3 二年级开始,分系授课,选定正、辅系。我们认为这科I If.辅系办拉是-一种培养“汉口人才”的有效措施,使学生毕业后就业, 有两个专业院系概况271口可供选择。
  当时农经系的课程教学,既重视基础知识,也注意拓宽知识面,还强调培养独主工作能力。所开课程有:语文、英文、日文(必修)、拉文、德文、俄文(选修)、体育、植物学、动物学、化学、物理学、地质学、农业概论、畜牧学、园艺学、林学、普通蚕桑、伦理学、经济学、农业经济学、统计学、会计学、土壤学、肥料学、土地经济学、经济学说、农场管理、农村合作、农村社会学、农村卫生、农村调查、农业政策、农产运销、农产品价格、农业金融、垦殖学、中国经济问题、农业经济研究以及农场实习、论文写作等。在四年之内必须修满150 学分以上的课程。
  农经系的“农业经济研究”必修课,是一门使同学从搜集资料到撰写论文,经过一系列系统性全能训练课程。同学选定一课题,请导师辅导,在中外书籍杂志期刊上搜集资料、阅读、译摘、分析、归纳,写成初步讲稿,在“农业经济研究”课堂上作读书报告”, i句老师同学发表自己所作的学习研究心得体会,听取师生意见、提闷,作出答辩。课后修改整理成文,可投稿《浙大农业经济学报》,或寄校外报刊发表。
  “暑期农村调查”,是三年级学生的无学分必修课。每个同学必须将课堂上学得的理论知识,付诸于实践。从拟表、选样、实地调查,到整理资料、统计分析、撰写报告等,都得经历→番。
  农村悯查工作常与社会服务相结合。如1945 年7 月24 日,农学院与全国学生敬济总会遵义分会合办暑期农村服务调查队,由蔡邦华院长、农经系主任吴文晖教授、陆年青及学救会总干事纽志芳任指导,农经系三年级学生为队员,开展农村服务。项目有:民众教育、医药卫生、农事推广及病虫害知识宣传。同时,农村调查则有概况调查与个别农家经济调查等,很受群众欢迎,也颇得社会I工的好评。
  272 院芽、慨况,教师备谏认真、要求严格,以身作则、当时i!(l i草无电灯,吏谈不上日光灯,教师们每夭晚上都在二三根灯革的菜汕灯F 专心备课。尽管灯光如豆,编写教材却寸土不苟。同时,对学生要求也非常严格。在课觉上随时提问,用英文教材的,要求同学课余翻译缴验;口授笔记的,采川不定期抽查笔记,督促同学巩固学习,教师们以身作则,认真负责,带动了同学们刻苦学习、认真钻研、追求真理、实事求是的学风。
  科研成果和增设农经研究所',{,~ 纶系l1] ff阜夭独厚的l羽↓5 优势;教师阵容强,义认真负责;学生人数多,学风正,又能刻苦攻读,钻研,在抵达漏潭后不久,即展开各项科研活动,进行农家经挤及各项社会调查f 例如1943 .1f. 2 )月5 日γ 农学院在漏浑的学术报告会上,就有:钱英男、赵明强的《遵义之农家经济》,吴文晖、赵明强的《im 海之农家经济》,吴文防军、赵明强的《德江之农家经济》, 张德、粹、张海帆的《漏潭信用合作社之概况》等论文报告。其它各项科研成果也写成论文分别发表在《浙大农业经济学报》、《rj I 农月刊》、《中农经济统计》、《中大农经集刊》、《四川经济季刊》等期刊和各种报纸上,其中有梁庆椿的《战后经济建设资金需要导论》、《f ·年来之吾国农村经济》、《农业金融特质之新检i份、《债券发行条件之比较研究》、《农仓在吾国社会经济巾之特殊意义》等;吴文畔的《中国fHJ 农之地位》、《中国土地改革之途径》、《农村社会学的性质》等;张德粹的《我国政府与农业合作》、《再论合作农场》、《农产价格管制政策》、《税国国民粮食的量与质》等;此文辅的《世界转化中之农民》、《评〈中国农场管理学〉》、《经济失调声中之原棉增产》等;石坚白的《新县制F农业建设之展望,》、《小工业之社会基础》、《论改进我国农场经营之口析、反Fn;系慨;兄273途径》、等;钱英YJ 的《评〈合作应用统计〉》、《墟场之初步研究》、《各地物价动态、》等;赵明强的《论农i;建设之协调及农业J;业化的途径》、《吾国;/(士保持之重要及其对策》、《生活之标准及内涵》、《经济学说rt• 消费与生产之关系》、《农产品之剩余与仓库》、《过度货币边际交交朋之方拮》、《我国后方1 ·阴大都市物价变动之分析’》茸:; 巨府域的《关r=?..i 的邮储银行》、《我罔粮食进口数虽与地域分布》、《金本位的郎, 论与实际、》反译述罗马交手i;若《就业0 i 论》等; .i1i 有享B.:k炎的《贵州省正安道真:绥阳二丛蚕桑事业及t:地利JH 概况》、《四川省近年煎糖产销慨况》;滕维稳的《苏联计划经济中农业对f工业化的作用》、《农业影响工业化之理论的探讨》;张志鸿(约翰)的《研究农业成本之基本困难》、《涵货膨胀It 1 农产品价格与工业品价格变动之理论研讨》;范撩(少卿)的《近|·五年米各国统衔lj粮价的经过》、《农场力II . i:成本折算方怯的研讨》;杨玉昆的《农业仓库证券》、《评〈不动产抵押银行概论〉》;郎敦怪的《农场资产清查帐之初步研i叶以后豆腐杰的《农村副业概况及其改进途径》、朱吉礼的《四川糖业的危机》等等,不胜枚举。
  吴文陈教授所著《士地经济学原理》一书,于1945 年6 月获教育部学术审议二等奖。吴先生还曾接受农林部特约研究“耕者有其FB 之研究”课题。
  1941 年,系主任梁庆椿提出增设农业经济研究所的建议,均时得到校、院领导同志, j 面积极筹备, 一面呈报教育部审批。1942 年3 月出版的《浙大农业经济学报》第二期刊登“农科研究所农业经济学部规章草案\为下学期招生张本。梁先生并以《论--t}:国过去农业经济研究之缺点及增设研究机构之必要》为趟,阐明设立农经研究所之重要意义。1942 年4 月10 日奉部令设立农科研究所农业经济学部(习称“农经所”)、梁先生兼所主任。1公离Vri 后,吴文畔先生接任系主任兼农经所J ::任,以迄复274 院;毛概况员。
  农经所设有农场管理、熙二论农业经济、农业金融与合作、十.地经济、农产运输与价格五个组。每年招收研究生,这是旦时浙大农学院小唯」招收研究生的·个系,在全国也颇有声望。本系毕业的研究生、本科生,现在全国各地教育界、科技界、银行、各厅局部门,都起着重耍的作用。
  在学生运动中在竺可桢校长倡导的“求是”学以感召F ,。1li 1t. tr 1 I ii] 心协力,团结一致,克服困难, 寻求真理。不仪在教学、科研读方面作出了成绩,在政治k也逐渐成熟。为f 抗议强暴,追求真理,农经系师生总是站在学生运动的前列.例如,从宜山迂遵义的迂校停课期间,浙大战地服务闭是·次规模很大、影响极深的活动。农经系添家苏任闭-辰。在开学前,该团赶到遵义,召开总结会议。他们的爱国热情和牺牲精神,不仅使当地军民深受感动,日.迸--· }.I;·激发"( 全校师生的抗H敬国热情,丝校长对此大为赞许。
  农经系滕维藻、潘家苏担任浙大进步学~Li圭闭.. Jr.\ 臼文艺社”的第----~、第二任社长。他们出墙报.搞宣传,积极参加学运.1942 年1 月21 日、特务非总闯A他们住所,裁赃诬陷。但他们不畏强暴,坚持真理。竺可桢校长多方奔波,在调资真相,取得栽赃铁证以后召开行政会议,使学校各级负责人及著名教授、学生代表了解事实真相.当教育部派督学来校肘,梁庆椿、吴耕民、苏步青、罗宗洛等名教授纷纷仗义执言,抗议暴行ω 在师「仨们的共同营放下,潘、滕二人终于无罪获稼。
  进步社团还有“桥社”、“国声歌咏队”等,都有农经系师生参加,如赵鸿举、王章麟、张秋芳、王;玄娥等。
  院系概;兄2751946 年2 月IO 日,重庆发生“较场口事件\漏潭又掀起了拥护政协决议和停战令的高潮,去电慰问和支援。在这两次学运高潮中,又有进步问学涌现,如农经系的崔兆芳、李骥、张申等均为其rf•it 『f “体育不及格不得毕业竺可桢校长一贯主张德智体全面发展,极重视体育锻练。曾指出:“运动之目的,最重要者是在增进健康,而使读书作事之效能增加。”他强调:没有强健的体格,欲求以自己的知识与技术为国家民族作出最大之贡献是不可能的。并首创全体学生一律参加体育运动的制度,严格执行体育课不及格不得毕业的规定。他以身作则,带头参加体育锻练。
  1940 年到达遵湄后,尽管学校经费拮据,为了加强体育运动,促进学生健康,竺校长毅然拨款在漏潭购买滨江背山的土地40 余亩,建成400 米跑道的标准运动场,并在滔江辟设游泳场。
  1942 年5 月,在揭潭召开了规模盛大的全校春季运动会。
  分遵义、据潭、永兴3 部6 个代表队。据潭得径赛团休总分第一。扬玉昆(农经42 届)独得中长跑4 个第一,奠定夺魁基础。其他农经系的吴大忻、雷骏谦擅长足球,潘家苏、郭太炎长F篮球,主墙顷是乒乓健将。之后,农经系学生人数大增,体育健将更是人才辈出。
  农经系学生没有因体育不及格而延迟毕业的。
  关于农业经济学会农业经济学会是农经系师生共建的研讨学术、联络友谊的组276 院;三概况织。它在农业社会系( 1936 年改称农经系)成立之初( 1927)就已经创边。农经系到j篇潭安定F来后,随即恢复了这一A组织,并编印《浙大t'<. 业经济学报》和《农经通讯》。
  《;折大农业经济学报》从1941 年3 月刊出后,年出一期,迄1944 年第4 j钥止,共刊出师生著作计有:论著23 篇、:: g报评价5 1S\ 、U司杏,报告5 k骂、i李述8 i~ ,文艺23 篇等。
  《农经通讯》经常发表校内外师生的事业成就、生活动态,校内外会tl 信息,开展体育竞赛和演出,组织郊游、联欢等活动的报导。
  当时讷潭还没有电影院,但却有着美丽幽静的夭然郊游之处,如风水联堡、观音削和百鸟归林等。农经学会经常藉郊游活动加强师生间的联系。在幽静的天然美景中,常有小型多样的文娱活动。
  此外,值得附带一键的是在龙泉分校的农经系二年级同学。
  他们组织了“农经学会龙泉分会”,出版《农经通民》刊载讲稿、论著、消息、会务等,颇为活跃。
  昔日师生今何在自1940 年抵洒到1946 年复员离漏止,先后在系任教的教师共有27 人啕只赵明强」入尚留系任教,现虽高龄退休,仍继续工作。
  两位系主任均已年过80。梁庆椿先生在联合国货币基金组织退休后,又出任卢瑟·赖斯学院经济学教授3 年。现定居华盛顿,终日邀游于书海之中。吴文晖先生F 复员后,转任广州中山大学农经系主任;后该校与岭南大学农学院合并,改称华南农学院,吴先生继续执教,现已退休。
  张之毅先生现在外交部工作。张培刚先生任华中理1:大学经l;二系慨: )l. 277济系教授。
  陆年青先生I二复员杭州!后. . th 台湾+:地银行价词,任i亥行专员兼业务部、农贷部副经用、研究空i:任,月二曾任台湾大学农经系教授,法商学院土地行政系教饺、文化大学土地资源系教授兼系J :任等职。者竹:极多,现已退休,注: }is”美闵。
  钱英步;以从银行退休、现{ i:杭州。
  吴大奶、李秀二二先生用美归米,在北京1j • t司农科院任制究员,已退休115返聘_J ;作。
  ’Ei古城、’E 玄娥先生分别在国家统计局贸易物价司和农业词任职,现已;垦休。
  滕络:藻先生在夭津,先后任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南开大学校长,现为I有开大学名誉校长。
  张志鸿(约翰)在上海复生l. 大学人口饼究所任教授,近又兼任华东化工学院现代化研究r.11 心副仨任。范撩(少剿J) ;(£ i可南任省人大副主任。朱古礼任中国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行长,现退居二线。王伟民任广州金融专科学校校长。左国金任广西农大农经系主任。赵鸿举在农牧渔业部社队企业联合公司。......等等,他们在各条战线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还有在台湾工作的校友。如:杨玉昆,原在台湾省政府农林厅、农复会.中兴工程顾问社等处i:作,曾五度担任农艺技术闭团长,派驻越南、菲律宾、泰国、约旦‘反印尼等因。驻国外j .余年,新近在台退休后去美,定居加州。义tm张勤氏在台北中央信托局研究室。何淑珍先后任台湾省主虎尾女巾、台中女中校长,现已退休。廖士毅历任台湾省在农学院农经系教授;兼系主任、中兴大学农经系教授兼总务长、农产运销学系主任。在台的还有:郑'iftl 生、戴善学、邹道洁、杨开雄、薛寒育及庄振贤等,都在行政和事业部门担任重要工作。
  在英~: 定居的有:赵清源,任密西西比州也;大学教授并从事278 院最概况研究,曾回国讲学;金能旺任职于美国农业调查局, 1984 年应国家统计局及联合国在华开发计划署之邀请,返国讲学,作文化交梳,以及姚心平、龙雅娱、王福增、高德根、夏明耀及汪亚苏等。他们都在事业成就的基础上安度晚年,乐享康宁。
  情谊深厚话贵州在浙大抵遵源之前,曾在浙大农业社会系(农经系的前身)任教的雷另老师,早在1938 年出任过贵州省农业改进所农业经济研究室主任。随后毕业于农经系的陆年青、熊良、张羽生诸先生陆续前往任职,从事贵州省的农业经济研究工作,先后写出了很有实用价值的论文。如陆年青的《贵州省农业普查报告》、《贵州省卡市场农产品市场价及产销研究》、《贵阳市之粮食问题》;张羽生的《贵州之农村借贷》等。浙大农经系与贵州省的农业经济有着较深的历史渊源.从1940 年浙大迂至贵州遵义、湘潭、永兴,到1946 年抗战胜利离开贵州返回杭州,这段时期是我国最艰苦的抗战时期。可是浙大在那里却赢得了“东方剑桥”的美称(注),在这艰难的岁月中,农经系为贵州培养出了大批出色人才.有大专院校的校长、院长、系主任、教授;有科学院、研究所的院长、所长、研究员;有银行,公司的经理、董事;有行政管理部门的厅、局、处长,还有专家、学者、援外专家队队长等等,遍布国内外。无可否认,这是浙大“求是”校风熏陶的结果,能培养出了大批实事求是、艰苦奋斗、既具有坚实理论基础,又能不断追求真理的人才,真是人才辈出。同时也无可否认,这和遵义、漏潭、永兴所提供的物质环境条件是分不开的。在当时说来,贵州不是富裕省,可是贵州人民刻苦耐劳,诚挚朴实,无私地为浙大提供了生活和办学的物质条件。师生们不会忘记,在据海西门外集市上,大量供应价廉物美的金盖梨、板栗等各种干院系概况279果、水果,它们是以箩筐计量的,还有大量的粮食、蔬菜。更使人不能忘怀的是那恬静的生活环境,幽美的天然景’色,总之浙大能安安定定地进行教学科研活动,能培养出这么多遍布国内外的杰出人才,?!手感谢贵州、l人民的深情厚意。怪不得每当我们40 年代的斯大师生相遇时,总是异口同声地说,呵!遵义、据潭、永兴,多么值得国忆呵!可爱的第二故乡,我们感谢您,我们永远思念您,真想回到您身边,再看看您。事实上,在农经系离别据潭后,还有不少农经系毕业同学扎根在贵州,也有到杭州毕业后重返贵州安家落户的。他们都兢兢业业地为贵州省的文化科技经济建设等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如幸必达在贵州遵义财贸学校任校长,还是贵州浙大校友会会长。萧兆龙、蔡纯武在中国农业银行贵州省分行。郎敦怪在贵州农大任教授兼系主任。丁铺在贵州省农业厅。i于学勤在贵阳电线厂。袁国梁、陈玉伦,葛世泽、杨邦选都在贵州省农业管理下部学院。何大堪在贵州省作家协会。他们都是当年农经系的毕业生。现已全部是高级职称,仍继续担任工作。农经系师生与贵州省的情谊,算得上是情谊深厚、源远流长了。遵义、据潭、永兴,您是祖国的一块宝地,我们怀念您,祝愿您今后更加繁荣。
  (注)世界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于1944 年初冬应浙大校长、中国科学社创建人之一哇可摘之邀,来参加中国科学社成立卅周年纪念会并参观浙大科研情况。他到湘潭,经过参观、考察,发现了中国在这样一个偏僻地方,有一座类似英国剑桥大学似的高水平大学,赞誉浙大是“东方剑桥”.后记:回忆战火弥漫的抗战时期,随校迁移艰苦奋斗情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但认真思索,却感印象重叠、交叉、不易理清。
  乃求索于文献资料,则又多残缺,偶或相互矛盾。因此,本文不280 院牙快: ;fi.全面是肯定的,日.容有不符事实之处。是贝11 亟盼背日师友,不吝赐教,惠于斧正,毋任感幸!
  本文参考资料:I. 《竹i:1]帧H i己》2 《黔才t.J~ld 》3. 《浙大校刊》4. 《浙大~-业约济学报》5. 《巾农}~ flJ >6. < rf 1农约1卉统ii' 》7. 《罔力; 浙江大学》(台湾浙大校友会编印)8 . 《浙大校友通讯》(浙大校友总会编)9. 《浙大校友通讯》(台湾浙大校友会编)10. 《北二是浙大校友通讯》l I.浙农大的杭州、北京、上海、江苏、安徽、贵州等地的《校友通讯放》12. 《农约通讯》(农纯学会编) (本文作者:钱英男、浙大农经系1936届毕业生,现已从浙江工商银行退休 赵明强,浙江农业大学教授,浙大农经系1938届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