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工学院电机系在遵义

《浙江大学在遵义》

浙大工学院电机系在遵义
黄焕焜

  浙江大学电机系是在1920年求是书院改为浙江公立工业专科学校时成立的,系较早成立的工程学系之一。学科分为电力和电讯两个大组。电力组专攻电力系统和电机制造;电讯组则以通讯、无线电及电子技术为主。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谨严,在国内外素负盛誉。
  1937年抗日烽火蔓延至浙东,学校被迫西迁,辗转江西、广西。1940年春迁至贵州遵义。抗日战争胜利后,于1946年9月迁回杭州,在遵义定居足有七年之久。在这七年中,电机系秉承求是校训和诚朴学风,教学秩序井然。虽然遵义地处偏僻,交通十分不便,在校长竺可桢的努力下,延聘著名学者来校任教。当时电机系教授阵容有李熙谋、王国松、杨耀德、沈尚贤、马师亮、蔡金涛、王懋鋆、俞国顺等人。电机系在遵义七届毕业生计达150人左右,毕业时均由工学院院长与电机系主任设法介绍工作,分赴云南、四川、广西、贵州等地,工作单位较集中的是资源委员会昆明电工厂、昆明无线电厂、昆明有线电器材厂、桂林电工厂、桂林无线电器材厂、四川宜宾电厂、重庆电讯器材厂。成绩优异者还推荐公派或自费出国留学。
  电机系对学生训练一向严格,遵守考试与升退学制度,从不苟且;执行德智体兼顾、理论与实践并重的方针,亦不放松。当学校西迁时,图书设备运输由电机系主任王国松教授主持,在西迁过程中无一损失。当迁抵遵义时,与到达江西泰和和广西宜山时一样,在当地群众协助下立即安排好教室和实验室,着手上课,开出实验,理论教学和实验教学一直延续,未曾间断。三、四年级学生随同教授们,每周举行书报讨论会,师生轮流主讲,争论热烈,对推动科研与读书风气颇有帮助。虽然当时生活艰苦,设备简陋,但绝不降低要求。学生孜孜不倦,教师循循善诱,师生融洽,凝成一体;师爱生、生尊师,蔚成风尚。当时学生大都是江浙人,由于交通阻塞,经济来源中断,而内地学生亦多家境清贫。学校当时贷金有限,公费名额更少。电机系为清寒学生举办工读,如打字,抄写,油印,清洁,勤杂等工作,使他们略得报酬,维持生活;对高年级个别学生亦有延聘担任部分助教工作,付助教工资。还有一些清寒学生开学时交不出学费,无法注册,系里老师闻讯,往往主动出资赞助。也有些同学在遵义兼任中学教师或家庭教师,补助生活开支。
  浙大的体育工作由舒鸿教授主持,舒教授早年在美国春田大学攻读体育卫生,在十一届奥运会上,曾担任国际篮球主裁判,是一位负有盛名的体育界老前辈。他主张增强人民体质,开展全民体育。他对学生训练严格,并以掌握各种运动技能作为体育记分标准。因此,全体学生受到了全面的训练。还不断开展院际、级际篮排球比赛。利用遵义湘江中游的柏家堤坎,开阔游泳池,广泛开展群众体育运动。电机系的体育运动是全校首屈一指的。尽管学习任务很紧张,而参与运动的人却非常踊跃。单就篮球运动,电机系学生被选入校篮球队的有吴祖光、虞承藻、孙百城等10余人。
  遵义民风淳朴,与浙大师生的求是、诚朴作风,相互感染,致使师生与当地父老群众相处极为融洽,形成一种良好的人际关系,堪称史无前例。1942年6月6日工程师节,工学院开放各实验室,供当地师生、群众参观,宣传科学技术。电机系展出发电、照明、电焊、电报、电话等设备,群众观后颇为惊异,不胜啧赞。这对激发地方学习科学技术的热情,以及为今后发展地区工业均起了积极的作用。解放初期,浙大电机系留给遵义的发电机等,还成为遵义发电厂的主要设备。
  读书不忘救国。当时国难当关,统治阶级政治腐败,贪污成风,引起全国不满。电机系师生与全校、全国人民一样,无不义愤填膺,强烈反对。绝大多数师生参加了当地的倒孔运动和声援费巩教授的行列以及多次反暴斗争。

(本文作者:浙大电机系教授,浙大电机系40年代毕业生)

《浙大工学院电机系在遵义》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